-

他們都發現葉凡變了。

氣質變了,氣息也有多改變。

身上多了一種不怒自威、生人勿進的感覺,似乎還有一種毀滅氣息讓人產生敬畏。

“洪慶,你給他們說說,你都看到了什麼!”葉凡也懶得說了。

洪慶把他在天照宗所看到的,說了一遍。

眾人聽得很是震驚。

“牛逼啊,葉宗主!”範源拿起桌上的酒杯,舉起來,道:

“葉兄,你是第一個九下宗的人,能在六上宗大鬨一場,還能全身而退的人,我打心底裡佩服你,我乾了,你隨意!”

一口悶。

他是真的心服口服。

餘玄清略有所思,道:“不對勁,你殺了那麼多造極境、甚至連窺玄境都被你殺了,宗主都冇出現,這不太可能,雖然事情剛過去一天,但整個華夏武道界都炸鍋了,都在議論這事,都覺得不可能。”

“彆說他們不清楚你的情況,覺得不可能,我也覺得不可能,你這是打了天照宗的臉,廖寧不可能坐視不管的,讓你離開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事,這裡麵定有文章。”

這一說。

連範源都收起了笑容。

葉凡出來之後,也覺得不對勁,將目光看向洪慶,道:

“是青竹劍主?”

洪慶搖了搖頭,道:“不是,當時青竹劍主也發現這個問題,不過他很快就知道原因,他冇告訴我。”

“果然是有原因的。”葉凡略微思索。

不知道是誰幫了自己。

暫時不管!

眾人把酒言歡,這件事暫時揭過。

葉凡也是聯絡了池小天,想知道是誰幫助他,但池小天那邊暫時還未查出。

時間過去三天!

北鬥宗很平靜,大部分人都在閉關。

外麵的世界依舊在議論關於天照宗的事,都在猜測天照宗會用什麼樣的手段摧毀那個九下宗。

葉凡也在等待天照宗的報複。

卻遲遲等不來。

範源等人依舊在北鬥宗停留,他們也在等待天照宗的手段。

這天夜裡!

葉凡尋找餘玄清,看到她在一頂樓坐著,吹著晚風,來到她的身邊。

“葉宗主,找我有事?”

葉凡坐在她的身邊,道:“餘澗主,你好像有心事,我看你這幾天都有些失神。”

餘玄清沉默了一會兒,歎一口氣,道:

“我們澗主突然離去,說是做一件很危險的事,把澗主之位傳給我,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她離開之前,讓我好好照顧李秋水,如今李秋水失蹤,下落不明,我……我連澗主交代的事都做不好。”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澗主應該是去鶯歌海了。”

“大凶之地鶯歌海?”餘玄清有些詫異和難以置信。

“聽說那邊出現了了不得的東西,可能跟仙蹟有關,不止是她,三仙門也有不少人去,或許真的凶多吉少,她纔會把澗主之位傳給你。”葉凡也變得嚴肅起來。

關於仙蹟,他也很上心,也想去,但目前還走不開。

他還有一些不理解,道:

“澗主,我有個事一直想不明白。”

“你說!”

“李秋水離開宗門,你們為什麼大費周章的去尋找,你還說她失蹤了,還說澗主特意交代,這是怎麼回事啊?”

餘玄清很隨意的說道:“她懷孕了,澗主很看重。”

“什麼?懷孕?”葉凡驚叫,站起來。

餘玄清覺得有些莫名其妙,道:“是啊,她懷孕了,你這麼大反應乾嘛……你……不會是你……”

她好像想到了什麼,一下子明白了,指著葉凡,也很驚愕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