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你的?”

“我……懷孕多久了?”葉凡急忙詢問,看看時間對不對得上。

“從遺址出來之後冇多久,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我才知道的,那時候他已經懷孕一個月左右了。”

嗡……

完全對上了。

那片花海,兩人如**……

“真是你的?”

餘玄清也詫異了。

但好像不對勁。

葉宗主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,怎麼會都滾床單了還不在一起呢。

“葉宗主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葉凡隻能將花海世界的事情給她說,把她也驚訝到了。

冇想到澗主居然趁人之危,趁著葉凡受傷,以幫助其療傷的名義,給他下了催情藥,還壓製他的真氣運轉,就是為了讓他無法反抗藥效的發作。

澗主還真是什麼都想到了。

“葉凡,首先我替澗主向你道歉,她這麼強迫你們,確實不應該。”餘玄清站起來,微微鞠躬,誠懇道歉,隨後說道:

“同時我也想請你對一個懷著你的孩子的女人負責,這是身為男人,你應該承擔的責任,你之前不知道她懷孕,我可以原諒,但現在你知道了,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葉凡問道:“她在哪裡?”

“找不到!”

“你們都找了哪些地方?”

“反正能找的我們都找了,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,不知所蹤,或許已經去了海外,葉宗主,你應該也有所行動。”

葉凡現在腦子有點亂。

自己跟楚明心、秦傾城做了那麼多次都冇中招,冇想到跟李秋水在一起幾天,居然懷孕了。

肯定是澗主搞的鬼。

不過既然懷了自己的孩子,就得認。

“餘道友,我希望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其他人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餘玄清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冰冷起來,盯著他,道:

“葉宗主,你什麼意思?是我寧舊澗的女子配不上你嗎?秋水是我寧舊澗天賦最好的弟子,假以時日,她肯定比楚明心、比秦傾城還要強,她差哪兒了?”

“她現在可是懷著你的孩子,你還不願意公開,要遮遮掩掩,她就那麼見不得人嗎?她就那麼讓你葉宗主蒙羞嗎?”

越說情緒越激動,她即使澗主,維護宗門弟子的利益,更是李秋水的長輩,一直以來將李秋水視如己出,豈能讓她這般受委屈。

葉凡急忙擺手,道:

“餘澗主,你誤會了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那你是什麼意思啊?”

“我擔心她的安危,你也知道,我剛剛在天照宗殺了那麼多人,說不定明天天照宗就帶來大批人馬,屠殺我北鬥宗的人,殺儘和我有關的人,如果外人知道她懷了我的孩子,你覺得天照宗會放過她嗎?我的敵人會放過她嗎?”

“現在秋水不知所蹤,不在我們的保護範圍,如果這個訊息散佈出去,對她來說是很危險的,如果找到她,我能保證她的安全,我肯定會公開的。”

這麼一說,餘玄清心裡好受些。

但還是有些不爽,感覺李秋水受了委屈。

“葉宗主,雖然你們倆做那事,不是你情我願,但我希望你擔當起一個男人的責任,一個父親的責任。”

“這件事我可以暫時幫你保密,但你要儘快找到秋水,確保她的安全,一個女人懷著孕,挺著個大肚子,身邊冇人照顧,你知道有多可憐嗎?”

葉凡嚴肅的說道:“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的。”

葉凡的戰力遠在餘玄清之上,但此刻不論實力,單論輩分,他就應該對餘玄清心存敬意,這是李秋水的長輩,也是他的長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