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六上宗的關係還是比較鐵的,他們以前有交情,北鬥宗跟六上宗冇什麼交情,自然是屬於被孤立的一方,一旦發生衝突,其他六上宗肯定不會幫你。”

葉凡看著她,問:“你們天師府會幫我嗎?”

陳玉娟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其他人我不知道,但我絕對是站在葉宗主這邊的,葉宗主親自指導我修行仙術,雖然冇有師徒之名,但有師徒之實,我有如今的修為,也是葉宗主給予的,我願和葉宗主奔赴修羅場。”

她代表不了整個天師府,但可以做自己的決定。

知恩圖報!

眾人商議著,雖然得知這場宴會的目的,但也冇能製定出一個好的計劃。

等待望海樓那邊。

萬朝城、寧舊澗、嘉景宗、陳玉娟等人都離開了,各自宗門還有事。

時間流逝,三天時間一晃而過。

今天便是宴會之日。

終於收到望海樓的訊息。

池小天親自傳來。

葉凡看到資訊,微微一愣:“牧牛人師兄,是他!”

“還人情?還清了?”王五有些不解的看向葉凡。

葉凡也是眉頭微微一皺,道:

“什麼還人情啊,他從不欠我人情啊,這還清了,意思是以後不管我了?”

王五搖了搖頭,道:“不是好訊息,那一次算是還清了人情,總之日後不管了,天照宗也是知道了這一點,所以纔會再次邀請你赴鴻門宴,說得通了,這次,牧牛人估計不會再出手。”

葉凡苦笑。

本來就冇有人情一說,不過是牧牛人騙天照宗的,至於原因,他也不知曉。

“宗主,這個好像也冇多大用處。”洪慶有些不解。

“有用。”葉凡拿起旁邊的邀請函,說道:

“這個宴會,我去了,洪慶,你陪我一塊去。”

“好!”洪慶點頭。

其他人基本都還在閉關,暫時也用不上,就帶著洪慶吧。

這時,時朝陽一家三口走進來。

“宗主,我們陪你一塊去。”

葉凡看著他們,說道:“時錚剛出來,你們帶他去看看外麵的世界,這一戰,你們無需陪同,時錚的天賦很好,更是在特殊的環境下長大的,你們好好控製,好好輔佐,日後定成大器。”

“多謝宗主的肯定,那我們就帶他出去遊曆一番,見見外麵的世界。”時朝陽抱拳。

葉凡帶著洪慶、程湘芸、陸瑤三人出發了。

先去一趟無相秘境,把銅棺給還了。

妖獸們得知葉凡大鬨天照宗的事,有被震撼到,現在知道葉凡要奔赴下一個鴻門宴,也有些擔憂。

得知邊陲魔鬼之角的凶劍成無主之物,牠有些心動,但終究還是忍住。

冇聊多久。

葉凡帶著三人離開,前往落天宮。

一路上閒聊,製定好一些規則。

程湘芸和陸瑤不能參與這件事,畢竟有身份在身,如果拉下三仙門,事情就大條了。

程湘芸嘴上答應葉凡,但內心纔不管那麼多,一旦葉凡有生命危險,她會毫不猶豫的出手。

拉下崑崙之名鎮壓住敵人更好,這也是救出葉凡的最佳手段。

幾人速度極快。

落天宮、望仙壩這邊早就開始宴會。

人山人海,來自各個大宗門的人,相談甚歡,也會有一些人笑裡藏刀。

“師兄,葉凡冇來。”一位天照宗弟子來到陸君浩身邊彙報。

陸君浩的眉頭微微一皺,道:

“是不是你們漏掉了?他怎麼敢不來,難道他不怕滅宗嗎?”

“我們特意派人在落天宮大門那裡看著,確實冇看到他的身影,估計是害怕不敢來了。”這名弟子有些自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