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永順拿著茶杯的手有些顫抖,茶水在晃動。

終於,一箇中年男人打破寂靜,開口說道:

“誌軍和永康重傷住院,王道長被殺,這葉凡到底是什麼背景啊。”

一位婦女說道:

“查過了,他就是一個從農村裡出來的,聽村裡人說他從小就不在村裡,說跟什麼高人上山學藝去了,最近纔回來村裡呆了半年,當了半年的村醫,父母覺得在村裡討不到老婆就把他趕到城裡來。”

“所以他來城裡的第一時間就是找未婚妻楚明心,不過傳聞,楚明心不喜歡男人,這兩人在婚姻上也冇什麼實際性進展,唯一的進展就是葉凡將他們的婚姻公佈出來。”

“依我看,目前葉凡所做的一切的似乎都跟楚家脫不了關係,這個風水大陣也一樣,都在討楚明心的歡心。”

在場不少人恍然!

對於葉凡的來曆,很多人都充滿好奇。

現在似乎撥開了一些雲霧,看到一些相關資訊。

一位年輕人問道:“葉凡上山學藝,跟隨何人?這個很關鍵,也很重要。”

婦女再次開口,說道:

“村裡無人知曉,連他父母都不知道,隻是說跟隨一個道士,那個道士已經不知所蹤。”

大家一下子小聲議論起來。

過了好一會兒。

劉永順擺了擺手,眾人才停下來,說道:

“我們現在是推倒了楚家,但是出現葉凡這麼一個變數,從他來到金陵這段時間以來,做過很多頗有轟動性的事,更是對我們劉家造成極大的影響。”

“各位是否有解決之法,不妨說說!”

一位中年男子放下茶杯,說道:

“葉凡之所以這麼囂張,屢次冒犯咱們劉家,那是因為有霍家在撐腰,霍家雖是三大家族之一,但經濟實力確實最弱的,不過是有點道上的背景,我們可以在經濟上對他出手。”

又有人站起來,說道:

“不錯,霍家最近和林家鬥得不可開交,我們劉家和林家向來交好,可以聯手林家將霍家壓下去。霍家下去了,葉凡冇有了依仗,自然就不敢這般囂張。”

一個婦女站起來,說道:

“葉凡多次出手打人,咱們為什麼不能報警,讓法律來製裁他呢?”

劉雨珊看向婦女,說道:

“嬸嬸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經過我們調查,葉凡每次出手,都是我們劉家的人有錯在先,就算我們有能力顛倒黑白,那警方對葉凡的製裁不過就是教育批評,更嚴重者,關幾年就出來了,這對於我們劉家來說,懲罰太輕了,我們自己動手,達到我們想要的結果,豈不是更好?”

婦女冇有再說話。

一人說道:“我們最近和楊家走得很近,達成了很多交易,上一次楊家就為我們出麵警告了霍家,咱們不如再請楊家出麵,讓霍天南徹底不能插手楚家和葉凡的事,那麼對付一個葉凡,對我們來說易如反掌。”

大家各抒己見!

辦法有很多,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對策。

唯獨劉永順冇有發表想法,靜靜地喝茶,看向在場所有人,傾聽他們的對話。

終於下麵的人也都發表完了,知道決定權在家主劉永順手中,看向他。

劉永順放下手中的茶杯,說道:

“你們所說都是想辦法讓葉凡死,或者將他趕出金陵,不得插手我們劉家之事,你們想的都冇錯,方法也是可行的。”

“但是你們就冇有想過,葉凡這麼強大,無論是在武力值、還是醫術等等方麵都是非常強悍的,這種人才若是為我所用,成為我劉家人,那我劉家豈不是如虎添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