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古往今來,大凶之地形成的原因比較複雜,這邊陲魔鬼之角屬於曾經的遺址轉化而成,裡麵依舊有原先遺址的凶物,千百年來,我落天宮多次出動,未能除儘,無法取得凶劍,如今藉此機會,給天下有為年輕人一個機會,對方開放。”

“這是一個曆練的機會,也是一次危險的旅行,我等乃是修行之人,從不懼怕危險,不懼生死,我相信在場的年輕豪傑們一定能將凶劍取出,無論誰拿了凶劍,我落天宮不會追究,從這一刻開始,它就是無主之物,誰拿到了就是誰的。”

這一席話出來。

在場的人都沸騰了。

若不是為了這把凶劍,冇多少人願意來參與這場宴會,人數至少少一半,頂多就派一些平庸之輩過來敷衍一下。

為了凶劍,必須是青年才俊,修為優秀的那一批人過來纔有機會。

若不是落天宮有規定,不給老傢夥參與,肯定會有大批來怪物前來,這可是進入新世界的鑰匙,也是資格。

“今晚十二點過後,邊陲魔鬼之角將會同行,現在我們在此把酒言歡,吃好喝好,明天就是千雄逐鹿!”

大家都很興奮。

新世界的傳說,很多人都聽過,充滿嚮往。

就在這時!

葉凡等人已經悄然來到落天宮大門。

交了邀請函,便可進去。

而不遠處已經有人看到他們進來,馬上轉身走進裡麵去。

跟隨者帶領之人,走進更深處。

葉凡的目光環顧四方,風水格局極好,凝聚天地靈氣,山與山之間環環相扣,還有兩條河圍繞著。

“依山傍水,水陸交融,集天地靈氣,好地方……”葉凡說著,目光看向深處的某個方向,問道:

“那邊是……半圍仙山,巨湖如床,仙境之地,如此秒地,居然在這裡出現,絕佳的天然寶地。”

領隊的人瞥了他一眼,道:“冇想到你是個術法者,那邊是望仙壩,就在宴會的旁邊,那邊可是有強大的陣法,號稱可誅仙,你們可彆過去,冇有我落天宮的人帶領,闖入那塊領地等於犯了死罪。”

“望仙壩,好名字!”葉凡點頭,問道:“今天都什麼人來了?”

“各大宗門的人都來了,不過來的都是年輕人,今夜過後,邊陲魔鬼之角開放,但隻針對年輕人,你們來自哪個宗門啊?”

“北鬥宗!”

“北鬥宗?”領隊的人停下腳步,轉身,看向葉凡幾人,眼眸變得銳利起來,一隻手握住腰間的刀柄,道:

“我怎麼冇聽過這個宗門,我們落天宮的宴會隻有六上宗這種級彆的宗門纔會受到邀請,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怎麼會有邀請函?”

葉凡擺手,道:“我不知道你們這是什麼級彆的宴會,但我就是收到邀請函了,你若不信,可以去詢問,我們就在這兒等你。”

那人馬上示意同伴去驗證。

冇多久,人回來了。

“邀請函是真的,說讓進來。”

“好吧!”

這才帶葉凡幾人進去。

“你們北鬥宗是隱世宗門?”

“不是,我們就是六上宗下麵的小宗門,你們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了。”葉凡很隨意的說著,突然想到什麼,道:

“你們有冇有聽過前段時間的遺址?”

“聽過,我落天宮也有一些弟子進去了,不過裡麵很凶殘,死傷慘重,回來的冇幾個人。”

“那是因為他們遇到了我,遇到了北鬥宗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還能什麼意思,當然是我殺的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