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領隊的人又停下腳步,眼眸如刀,盯著葉凡幾人,道:

“你再說一遍?你可知我落天宮是什麼地方?你一個小宗門的人敢再在我麵前跳,我讓你人頭落地。”

葉凡很淡定,說道:“你可知前不久天照宗的事?你們落天宮也有人去了,死了不少吧?”

領隊的人總覺得怪異。

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天照宗的事,我聽說過,現在天照宗就是六上宗的笑柄,你最好想清楚,胡編亂造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“你不信?”

“哪有人這麼傻,殺我落天宮的人,還敢來我落天宮,這不是傻逼嘛。”

撲哧!

程湘芸忍不住笑了,道:“你就彆再說了,人家纔不會相信你呢,你彆聽他吹,他這人就是愛吹牛,趕緊帶路吧。”“他來了。”

陸君浩的耳邊傳來三個字,令他精神一振,不由得看向門口的方向,一股氣勢也油然而生。

“他終於來了,我等的好辛苦,馬上通知所有人,按計劃行事!”

“是!”

提前得知葉凡到來的人不止他一人。

天師府這邊的人也收到了訊息。

“葉凡來了!”

“他到了?”

眾人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今天的宴會必定會起風波,天照宗和落天宮的人接連被北鬥宗,被葉凡斬殺,他們必定會報複。

“葉凡來了。”陳玉娟看向旁邊的一位男子,道:

“你猜他們會在這裡動手還是進入大凶之地再動手!”

男子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在這裡動手,天照宗想要找回麵子,那就是做給我們在座的所有人看,進入凶地,人員分散,達不到他們想要的效果,我在想,落天宮的人會不會出手。”

陳玉娟說道:“葉凡殺了不少落天宮的人,落天宮極有可能會參與;師兄,我也想參與,葉凡是我的恩師,我不能見死不救。”

師兄看了她一眼,再看向身邊的其他人。

這些人都曾經去北鬥宗學習修仙之法,都曾受到葉凡的恩惠。

他明白師弟師妹們的為人,絕對不會讓恩人一人獨自麵對危機,他就算想攔也攔不住。

“你們想要動手,我冇意見,但你們不能在這裡動手,進入邊陲魔鬼之角再尋找機會,一旦出手,不能留活口,以免留下話柄。”

“可萬一葉凡冇有機會入凶地呢,難道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葉凡在這裡被打死嗎?誰知道天照宗和落天宮什麼級彆的人出手啊。”

“先看看再說,總之,你們不想連累宗門就聽我指揮,我不會讓你們做忘恩負義之人,我隻是想把影響降到最低。”

就在這時!

前方出現了小小的騷動。

不少目光紛紛看去,是葉凡幾人到了,很多人並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臉懵。

“你看什麼?這幾位是什麼人?”

“我也不認識,大家看,我就看一下。”

“這幾位好麵生,哪個宗門的?”

“不知道,估計是某些隱世宗門的人吧。”

“有冇有可能是下麵宗門的呢?”

“不可能,這種級彆的宴會,六上宗以下的宗門冇資格參加。”

“那洪門呢?我記得洪門的人也來了。”

“洪門雖然在國內不強,但海外勢力深不可測,這不一樣。”

“好吧!”

一進來,撲麵而來的眾多目光。

葉凡四人依舊淡定,徑直的走進去。

直接無視所有的目光,四人始終走在一起,也警惕著四周。

“宗主,有殺氣!”洪慶警惕的說道。

葉凡拿起旁邊的好酒,倒了一碗,一飲而儘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