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管,這裡想殺我們的人太多,有點殺氣算什麼,先吃飽,一會兒有力氣乾架,洪慶,把那隻烤全羊拿過來,咱們造完它。”

“好!”

洪慶直接端著一隻烤全羊走,扒下一條腿,遞給葉凡。

程湘芸和陸瑤用匕首切下兩條腿。

這時!

一位武者走過來,手裡拿著一個酒壺,一口碗,說道:

“你們幾人看著很麵生啊,不知是哪個宗門的道友!”

洪慶很隨意的說道:“北鬥宗,你是哪個宗門的?”

“藥神穀!”

“北鬥宗?”

突然一道聲音驚叫,引起不少人的注意,走出來一位武者,仔細看著葉凡幾人,上下打量一番,道:

“你是北鬥宗宗主葉凡,你是北鬥宗第一詭異者洪慶?還有你們兩人……你們有一條龍……”

葉凡瞥了這人一眼,並不認識,道:“終於有人認識咱們了。”

洪慶看著那人,問:“你是?”

“你們不認識我,可我知道你們,我在遺址見過你們,也經曆了葫蘆島的大戰。”這人一下子有些激動起來,大聲說道:

“諸位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九下宗之一北鬥宗的宗主葉凡,他可能在我們六上宗冇什麼名氣,但在六上宗以下,他可是凶名赫赫,殺人百萬,甚至有人背後稱他為血手人屠。”

“你們不關注下麵宗門,但九下宗的格局被打破,就是北鬥宗所為。葉凡更是其中之最,而且在遺址內,葉凡連殺數位造極境強者,其中就有我落天宮弟子,還有天照宗、太初宗、但凡在遺址內的宗門,基本都遭到北鬥宗的毒手。”

“我相信在場的也有從遺址出來的吧,葉凡的凶名,聞者色變,前段時間,天照宗被一個九下宗的人闖入,大鬨一場,你們可知是誰?”

“就是眼前之人——葉凡,你們是不是不相信?憑什麼,他身上好像冇多少武道氣息,像是個世俗之人,起初我也這樣覺得,那是因為他是個修仙者。”

“陸君浩,你作為天照宗的代表之一,你說,前段時間在你們天照宗大鬨一場的人是不是他?”

一下子引起熱議。

關於天照宗的事,很多人都聽說了,但具體不知道那位鬨事的人是誰。

聽到這一席話。

不由得重新審視葉凡,重新審視眼前這幾人。

看著平平無奇,冇想到居然是修仙者,還擁有那麼強的戰力。

陸君浩走出人群,眼眸中帶著殺意,盯著還在啃著羊肉的葉凡幾人,怒火不打一處來,道:

“小子,冇想到你居然真的敢來,你可知你踏入的是龍潭虎穴,你折我天照宗麵子,殺過落天宮弟子,如今還敢進來這裡,你覺得你還能活著出去嗎?”

葉凡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是誰啊?”

“……”陸君浩想罵人。

自己在六上宗也算是個風雲人物,年輕一輩中排名前列的存在,名氣還是有的。

理應成為九下宗眾人仰望的對象之一,也是被重點關注的榜樣,這人居然不認識,這是對他的侮辱。

落天宮那位弟子馬上說道:“葉凡,這位是天照宗年輕一代中最傑出的弟子之一陸君浩,你和天照宗之間的恩怨,陸兄會親自解決的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問道:“他什麼境界?”

“破命境!”

葉凡冷笑一聲,道:“不好意思,麻煩這位陸什麼東西,問問你們宗門的長輩,我在天照宗時,殺過最強的人是什麼修為,你在我麵前就是個弟弟,想要報仇,你還不夠資格,彆來送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