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……他這麼強的嗎?”

“造極境在他麵前如此不堪一擊嗎?九下宗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牛人了?”

“他的氣息有點奇怪,帶著一定的毀滅性,很邪惡。”

“我擦,簡直就是單方麵的碾壓!”

“臥槽,陸君浩無恥,居然用自家武者的身體擋在麵前,太無恥了吧。”

葉凡本想一劍堅決陸君浩,卻不曾想,他隨手抓來旁邊兩名同門,擋在前麵,替他死了,而他本人也被擊飛。

重重的砸在湖邊,他有些狼狽,但馬上爬進湖泊。

葉凡將目光看向那邊的池曼容,露出邪魅的微笑,一言不發,一劍斬去,本尊也衝過去。

池曼容也算是比較強的武者,施展劍勢,如山海,磅礴環繞,甚至引動了腳下的大地之力,周身有一層厚厚的護盾,更是斬出淩厲的一劍。

這一劍宛若驚鴻,淩厲萬分,斬破前方空間。

劍勢奔騰殺去。

鏘!

很清脆的碰撞,耀眼的星火激射而出。

“什麼……?”

池曼容難以置信,自己的強大劍勢冇能支撐片刻,直接被破,敵人洶湧的劍芒襲來,周身的護盾被擊碎。

整個人被擊飛,重重的砸向遠方。

一身靚麗光潔的禮服,已經變得臟兮兮,快速爬起來,因為葉凡再次殺來,殺勢如虹,直取性命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慌了。

感受到葉凡的強大,她畏懼。

瘋狂的跑向湖泊中。

葉凡停下在岸上,盯著湖泊中的二十多人。

“九下宗的,有種你下來。”池曼容抬劍,指著他,道:

“你確實很強,但你還殺不了我,你再來啊!”

陸君浩等人也開始叫喚:

“九下宗的,你來啊,來殺我啊!”

“有本事你下來!”

葉凡一言不發,眼眸冷漠。

觀戰的人都被葉凡這一表現驚到。

“九下宗什麼時候出現這麼牛逼的人了,為什麼冇聽過!”

“所以他確實有狂傲的資本,他確實可以殺陸君浩如屠狗。”

“陸君浩和池曼容一直想在這裡戰鬥,難道是打算啟動這裡隱藏的陣法來擊殺葉凡嗎?”

“這麼明顯,隻是葉凡已經知道他們的意圖,所以一直不想下去……葉凡出手了……”

言語中!

葉凡的身上爆發出更加強盛的劍氣。

地表震盪,出現了一道裂縫,強大的劍氣肆意狂虐四方。

一把巨劍破土而出,出現在葉凡的麵前。

大地之劍!

就算不如湖泊中,我站在岸上,亦能殺你們!腳下大地劇震,洶湧劍氣中裂縫中噴射而出,朝著四周擴散。

劍氣狂潮,席捲八方,凝練而出的巨劍在葉凡的麵前升起。

手中陰陽尺和巨劍相結合,滾滾真氣在激盪。

拔劍而起,手持巨劍,渾身殺意,眼眸盯著前方二十多人。

“給我破!”

巨劍怒斬,無儘的劍芒霸道且狂暴,怒斬向前方巨大的湖泊,奔騰洶湧。

湖水被掀起數百米高,淩厲的劍芒襲殺過去。

“小心!”

陸君浩等人麵色凝重。

剛剛葉凡表現出來的實力足以碾壓他們,不得不全力以赴。

二十多人聯手,斬出洶湧澎湃的殺勢,欲要擋住這巨劍殺芒。

“不好!”

池曼容麵容有些許痛苦,根本撐不住。

“大嶽具象陣,起!”

一時間!

湖水碧波盪漾,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,跳動著陣法符文。

無形中的一股鎮壓之力洶湧而來,壓製八方。

百米高的湖水狂潮直接被壓製,快速墜落,連洶湧而來的巨劍殺芒都受到了壓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