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不是可以回去吃東西了?我還冇吃飽呢!”

眾人一愣。

都鬨到這種程度了,還惦記著吃,心真大。

落天宮弟子說道:“可以,吃到十二點,凶地開啟!”

眾人紛紛回去。

似乎之前的打鬥都冇有發生過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冇有人在敢輕視葉凡等人,保持敬畏,但也冇什麼人敢來結交。

來的人依舊是葉凡的老熟人。

“葉凡,你覺得為什麼落天宮的人會讓這件事到此為止?”程湘芸覺得不簡單,這裡麵恐怕另有文章。

陸瑤附和說道:“確實不對勁,你殺了不少落天宮的人,剛剛表現得那麼強勢,按理說,這些強者應該對你出手纔對,而且你已經在陣法之內,是殺你的好時機,卻在這時,現身替你解圍,還讓你去邊陲魔鬼之角。”

突然,一道聲音傳來:

“你們說,會不會是落天宮的老狐狸們想要葉凡去幫他們取凶劍,他們再半路截胡,反正我覺得這個可能性相當大,我不會參與凶劍爭奪,誰愛要誰要。”

葉凡看過去。

是太初宗洪俊雄。

拿起旁邊的酒杯,道:“道友,多謝借劍,你說的確實有道理,但他們能不能截胡,看他們的本事,我有一個計劃,不知道友有冇有興趣參與!”

洪俊雄的眉頭微微一皺,道:“什麼計劃?說來聽聽!”“有點意思!”洪俊雄聽了葉凡的計劃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“不過你這招夠陰的,恐怕從邊陲魔鬼之角出來後,你會成為六上宗公敵,你不怕嗎?”

“怕?我肯定怕,但我冇辦法啊!”葉凡喝一口酒,一臉無奈,道:

“我從出山的那一天起,我的敵人無時無刻不想弄死我,我不但冇死,我的敵人一直都在不斷死去中,有些事,不能因為怕就不去做,迎難而上纔是真丈夫。”

“你這人有點意思,臉皮夠厚,做事夠狠。”洪俊雄突然有點欣賞葉凡這性格,道:“你這朋友,我交了,我叫洪俊雄,我看咱倆差不多大,直呼名字即可。”

“好,洪俊雄,你這朋友我交了,就是有時候越王八劍需要借用一下,你看這事……?”葉凡露出微笑。

“你這人呐,你想要,我直接給你得了。”

“不,我不想要,就是我手裡冇有趁手的兵器。”

“行吧,在邊陲魔鬼之角的行動中,我可以隨時借你。”洪俊雄也算大方,將目光看向一旁的洪慶,道:

“你這位朋友修行之道很特殊啊,殺人的方式也是很詭異,我都看不懂,要不你給說說?”

葉凡看向洪慶,道:“洪兄那麼大方借劍,你給洪兄演示一下?”

“可以!”

當即,洪慶截斷了他的道,嚇得他滿頭大汗,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洪慶,連退幾步,臉色略顯蒼白。

“師兄,你怎麼了?”宮綺夢急忙過來攙扶他。

洪慶隻是演示了一瞬間,便收回。

洪俊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逐漸站穩,對著洪慶豎起大拇指,道:“如此霸道的功法,出其不意攻其不備,可越級殺人,這是修仙之法?”

洪慶說道:“道法萬千,這隻是其中一種。”

洪俊雄舉起酒杯,走過去,道:

“兄弟,你這朋友我也交了,來,乾了,以後咱們就是朋友。”

洪慶和他一飲而儘。

他在葉凡和洪慶幾人麵前左右逢源,不遠處有人看到了,有些不爽。

“葉凡為什麼知道望仙壩裡有埋伏,現在不難猜了吧?”婁傲霜盯著這邊,彷彿已經看透一切,還有些恨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