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月婉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宗主應該不在這兒,他可能在危險區。”

大家都有些疑惑。

不知該不該信。

“我信她!”李淑豔說道:“葉凡確實經常不按套路出牌。”

“那咱們就去危險區。”

一行人決定了。

朝著危險區走去。

而此刻的危險區深處。

葉凡四人正在大戰,他們麵對的是一個老頭,此人修為強橫,以一人之力抗衡葉凡四人,絲毫不遜色。

“嗯?!”

老者被逼的狂退,嘴角溢血,重重的砸在黑色的泥土上,砸出一個大坑,快速爬起來,盯著葉凡四人,道:

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麼人?為何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一種毀滅的恐懼?”

其他三人都不可怕,唯獨這個手持陰陽尺的人很不一樣。

葉凡猛然一跺腳,腳下陰陽八卦圖出現,將方圓五十裡的範圍囊括起來,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毀滅的氣息。

“前輩,你可曾見過地獄?”

“地獄?”老者的眼眸一凝,道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葉凡抬手,毀滅性氣息快速蔓延,道:

“我曾在地獄見過毀滅,我在地獄學到了一些招式,我不知其名,卻看到有人用這些招式抬手毀掉一個星球,毀掉一片宇宙,我想領悟這樣的絕世殺招,但目前隻是領悟到了皮毛,想要有所突破,我認為應該在戰鬥中不斷實踐!”

毀滅的氣息越來越強烈,死亡的窒息感在瀰漫。

老者冷哼一聲,道:“胡說八道,亂編一通。小子,我走過的橋你比走過的路還長,想要誆我,老夫的道心堅如磐石,豈是你三言兩語就擊破的,想要拿我試劍,我讓你知道什麼叫不可為!”

言語中,周圍颶風驟起,瘋狂的席捲而來。

地上的黑土在蠕動,脫離地麵,在颶風的作用下,形成一條怪物,看著像是巨蟒,帶著雄渾的厚重感。

他縱身一躍,站在黑土巨蟒身上,取出一把長槍,槍勢淩然,俯視葉凡等人,道:

“你可曾聽過凶地有不可得罪之強者,今日就讓你明白什麼叫強者!”

葉凡絲毫不懼。

抬手揮劍,古老的氣息一瀉千裡,毀滅的氣息快速鋪蓋。

利劍斬落,劍芒淩厲,直指黑土巨蟒。

葉凡身邊的三人也快速行動,圍剿眼前老者和巨蟒。

“道!”

洪慶大喝一聲,周圍的空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“斬月流槍!”

無儘槍芒從黑土巨蟒襲來,似乎要斬破前方一切,氣勢如長虹,劃破長空,穿刺而來,直指葉凡。

麵色很凝重,從未見到過如此古樸的劍意,對方的劍斬過來,看似隨意,卻有一種難以承受的毀滅氣息,瘋狂的碾壓。

鏘鏘鏘……

星火四射,流光四方。

老者頓時大驚,自己的槍勢居然被這古樸的劍芒斬破,腳下的黑土巨蟒不斷潰散,古樸的劍芒更是廝殺向自己。

急忙後退,長槍抵擋,終究擋不住。

噗……

鮮血飆出,重重的砸在黑土裡,泥土粘稠,弄臟了他的衣服。

他並不輕鬆,更不敢有絲毫懈怠,因為還有三個人從旁邊殺來,他最為關注的是那名身穿白衣的古裝女子。

劍芒纖細,卻帶著極強的殺意。

然而他關注對錯對象了。

就在程湘芸殺到他的麵前時,他長槍揮動,擋了下來,卻感覺到自身大道在那麼一瞬間失去了鍛鍊。

一瞬間的無力感!

噗!

一把劍從他的身體穿過,是翠綠色衣服的古裝女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