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名女子應該算是四人中最弱的,他本可以輕鬆躲避,卻在那麼一瞬間,自己感應不到自身所修大道,無力感襲來。

他躲避不及。

難以置信的看著穿過身軀的劍,轉頭看向那邊的洪慶,道:

“你……終究是著了你的道,你們究竟是何人?”

“將死之人,無需知道!”

陸瑤手中利劍橫切,卻被長槍阻攔,老者瘋狂後退,鮮血直流,臉色蒼白如紙,但他依舊不死,還能再戰。

目光盯著眼前四人,道:“冇想到我百年未出世,華夏年輕一輩已經成長到這般地步,如今這天地,如你們這般的人多嗎?”

洪慶抬手,準備將其擊殺。

“洪慶,等一下!”葉凡喊住,走上前去,手持陰陽尺,以尺化劍,劍氣不斷溢位,古老的劍意在澎湃,來到老者麵前,道:

“前輩,你習得一身修為不易,你我本無仇,不過是為了修煉資源,你若願意交出,我等可放你一條生路,但還需要有一個條件!”

老者被四人包圍,現在有重傷,拚儘全力或許還能跑得掉,但肉身肯定會被滅,道:

“什麼條件?”

“入我北鬥宗,成為北鬥宗的人。”

“北鬥宗?這是什麼宗門?我為何從未聽聞?”老者思索著,確實不曾聽過。

如果是一個強大的宗門,至少也應該有百年曆史,他也應該聽過,可這北鬥宗該,聞所未聞。

曾經有很多人來此凶地探險,聽到過很多後起之秀的宗門,也未曾聽過北鬥宗。

“北鬥宗是我創立的宗門,我為宗主。”葉凡盯著他,抬手,劍尖直指他,道:“你現在有兩個選擇,要麼死,要麼入北鬥宗。”

老者沉吟了一會兒,道:“你是宗主?你什麼修為?我可不想追隨弱者。”

“殺你不成問題。”

“好,你有這自信,我可以追隨你。”老者思索了一會兒,還是答應了,道:“隻是你不怕我趁機逃跑,甚至報複你嗎?”

葉凡冷笑,道:“我確實擔心,所以你要簽下靈魂契約。”

“靈魂契約?”老者有些擔憂。

“不錯,和他!”葉凡指著洪慶,道:“你還可以反悔。”

老者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行吧,我看他的戰鬥方式很是詭異,應該是個不錯的人才。”

葉凡幫助他們簽訂靈魂契約。

老者這才告知自己的名字叫關青,三百年前就來這裡,一直在苦修。

時不時會有深入尋找資源,拿到資源就會馬上煉化,不斷的變強,他的最終目標是凶劍,隻是以現在的實力冇有把握。

“你來這裡都三百年了?不曾出去過?”洪慶有些詫異。

寂寞的三百年,孤獨的三百年,一直在苦修,這樣的生活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。

關青搖了搖頭,道:“我從五百年前就已經無牽無掛,冇有了宗門的牽掛,冇有了家人的牽絆,我唯一的心願是取得凶劍,爭取得到進入新世界的資格,我要在新世界創造屬於我的宗門、創造屬於我的家族。”

“我看你們都天賦異稟,你們這個北鬥宗向你們這樣的人纔多嗎?如今世道的修仙者多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們是修仙宗門,修仙者有接近二十萬,但真正強大的不多,像洪慶這種屬於佼佼者,跟他比肩的人也有,但不多。”

關青沉默了一會兒,問:“北鬥宗和九下宗比,如何?”

程湘芸說道:“九下宗已經不是百年前的九下宗,就在前不久,被葉凡滅了好幾個,大部分都更換門庭,被其他新興的宗門取而代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