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這才恢複正常的速度。

“宗主,你……你還會封印之術?”

“會一點!”

繼續前進。

走了大概十公裡,洪慶覺得也有些困難了,葉凡如法炮製,幫助他繼續前行。

一路上,他們遇到了其他人。

不過葉凡並不認識,根據關青所說,這些人很久以前就來,一直在承受壓力進行試煉,修為也是日漸增強。

關青還跟彆人處出感情,打招呼可熱情了。

良久之後。

終於來到一個石碑前。

眼前有一塊巨大的石碑,破破爛爛,上麵有很多打鬥留下的痕跡,缺了一個角。

石碑後麵是一個巨大的坑,深不見底,黑漆漆的。

有一種詭異的氣息在流淌。

“關青,你又來了?”

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。

關青轉頭看去,驚道:“妖女,你怎麼也在這裡?你不會是來等我的吧?”

“我聽說這裡有寶物浮現,我料定你會來的,今日我定要殺了你。”“這位是?”

葉凡幾人看著眼前這位老婦,修為不弱,和關青相當,盯著關青的眼神裡充滿殺意。

關青無奈的說道:“淩白桃,跟我同一個時期的妖女,以前我們有過多次合作,就前不久為了一個寶物發生了爭執,我一不小心毀了她的肉身,這就被記恨上了,重塑肉身後,帶著一批人追殺我三個多月。”

“她是何來曆?”

“跟我差不多,所在的宗門早已不存在,如今隻是個自由人,都是為了凶劍留在這兒的,同時這個地方也有很多機遇嘛。”說到這兒,突然想起什麼,道:

“妖女,你說這裡有寶物浮現?什麼東西啊?”

淩白桃微微一愣,道:“你不知道?他們是什麼人?”

關青說道:“如今我已入北鬥宗,這位是北鬥宗宗主,這幾位是他的朋友。”

“北鬥宗?那是什麼宗門啊?”淩白桃的眉頭一皺,對於這個宗門聞所未聞,表情跟關青第一次聽說一樣。

關青說道:“你不用管什麼宗門,如今我已入北鬥宗,你若有想法,我願意做這個推薦人,咱們不能因為一次的恩怨就無視以前的友誼吧?”

曾經無數次的合作,很有默契,隻不過一次的敵對,就變成如今這般模樣。

怪不得都說‘好人成佛,需曆經萬千苦難,壞人成佛,隻需放下屠刀’。

對你千百次好,你卻不記得,隻是一次壞,便可反目成仇。

“哼,小小宗門,我不屑!”淩白桃取出長劍,一時間,劍威粼粼不斷波盪,朝著四周擴散而去。

周圍略顯昏沉的空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扭曲,被他的劍氣不斷切割。

“關青,今日你必死!”

話畢,一劍斬來。

劍勢洶湧,劍芒淩厲,奔襲而來,她的身影極快,彷彿一瞬間就殺到眼前。

關青想要動手,卻被葉凡攔在身後。

“我來!”

手持陰陽尺,以尺化劍,一劍淩然,巍然不動,站在原地,將劍意不斷拔高,斬出一劍。

“一劍流星!”

一道劍芒擊殺過去,穿透昏暗的空間,直逼對方的劍勢。

鏘鏘鏘……

兩劍相碰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。

嘶啦!

劍勢被撕裂,劍芒穿透殺向她。

“什麼?這……”

淩白桃臉色大變,瞬間大驚,一個側身,急忙躲避。

飄蕩的長髮被劍芒掠過,斬下數百根頭髮,落在眼前。

一陣虛驚!

劍芒殺向身後遠方,撕裂了地表裂縫,無形的劍意在飄散。

轉頭看向葉凡,不再有任何的輕視,而是凝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