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白桃臉色蒼白,難以置信,看著身上的血口,如果再深一分,估計肉身就要被毀,這副肉身可是剛重塑不久。

修為達到窺玄境,神魂不死,肉身被毀依舊可以重塑肉身,但這也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。

她剛不久重塑一次,經不起第二次折騰。

她能感覺到剛剛葉凡手下留情了。

如若不然,自己肉身就被毀了。

餘光看向那邊的許元魁。

許元魁臉色難看,滿臉震驚,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,他雖然冇有明顯的血口,但能夠感受到剛剛的怪異,以及葉凡那一劍的強大。

八荒刀擋下了大部分的劍芒殺機,卻依舊震撼到內心,五臟六腑都被震盪到。

他也看到淩白桃的情況,不由得看了一眼手中的八荒刀,若不是此刀幫他擋住了大部分傷害,估計自己也跟淩白桃一樣吧。

“你……你剛剛不止用劍法,你做了什麼?”

他在那麼一瞬間,感覺到乏力,跟自己所修的大道失去了聯絡,實在難以想象,這種手段從未遇見過。

葉凡很平靜,說道:“這把刀確實不錯,居然能在冇有大道之力的催動下擋住了我的一劍,我想要了。”

“哼,你竟然切斷了我的大道,看來你還有點本事的嘛!”許元魁證實了自己的猜測,但他依舊不懼,手中這把八荒刀可不簡單。

運轉體內勁氣,瘋狂催動八荒刀。

刀威震震,不斷催動八方,周圍的空間都在顫抖,古樸的刀意變得更加濃烈。

“受死吧!”

一刀怒砍,確實比之前強大了很多。

巨大的刀芒奔襲而來,空間被劈開,地表被劈開,浩浩蕩蕩,這一片昏沉的空間何其堅固,依舊擋不住這一刀的威力。

葉凡能夠感受到這一刀的強大,餘光看了一眼那邊的淩白桃,她也殺過來了。

感覺這附近的空間、靈氣有些怪異,帶有煞氣。

嘭!

猛一跺腳。

腳下地表出現了裂縫,一把巨劍升騰而出。

大地之劍!

跟以前不一樣,這把巨劍帶著一定的邪氣。

將手中陰陽尺相融,握住巨劍,滾滾劍意宛若狂浪,不斷掀動。

抬手,揮劍!

巨劍橫推,狂暴的巨劍鋒芒平移推去。

非常的霸道和恐怖。

葉凡所過,腳下留下深深的腳印。

鏘鏘鏘……

轟隆!

刀劍相撞,星火激射。

空間被破,引發爆炸,氣浪掀飛四方。

靠近之人能夠感覺到恐怖的氣浪掀動,急忙擋住,若非如此,定會被波及,還不停後退。

甚至有些看不清。

聽聞一聲慘叫。

隻見淩白桃又被擊飛。

手持八荒刀的許元魁再次被葉凡震撼,但他冇有後退,繼續出招,揮動霸刀。

一時間!

兩人過了幾十招。

打得許元魁節節敗退,臉色也來越難看。

他萬萬冇想到眼前的年輕人居然如此強大,他已經拚儘全力,但仍然覺得對方有所保留。

“我不信,我不信你這麼強!”

“燃我神魂,築我戰刀,威震八荒,殺敵無限!”

他不甘心。

他要燃燒靈魂來戰鬥。

修為達到窺玄境,靈魂也得到了昇華,稱之為神魂,神魂之力更強,注入戰刀,必定會戰力翻倍。

那邊的落天宮弟子們看到這一幕,頓時大驚。

“前輩……彆……不要這樣……”

他們不過是小輩,許元魁豈會聽他們的話。

現在殺意正濃,根本聽不進彆人的話。

他一定要殺了眼前的年輕人,雙眼佈滿血絲,鮮紅鮮紅的,怒瞪葉凡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