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青看著那邊的葉凡,道:“我覺得他不那麼簡單,麵對許元魁都冇出全力,他肯定還有隱藏的後手,我想看看!”

至此。

程湘芸也就冇說什麼。

她確實是葉凡的底牌,她亮出身份,不管彆人信不信,極少也會有幾分忌憚,隻是葉凡多次叮囑她不要輕易亮出崑崙的身份。

三仙門神秘而強大,即使是六上宗的人見到了也得恭恭敬敬,不敢得罪。

目光看向紛紛現身的四十多位強者,每一位都是戰意昂揚,手持利刃,隨時斬殺下來,他們都是在這凶地待過一段時間的人,都有過人之處。

“小子,自裁吧,至少還能留個全屍,否則我會讓你屍骨無存。”沈玉堂很自信,盯著葉凡就像是盯著一個小嘍囉。

四十多位強者同時出手,這可是凶地之內不可撼動的一股恐怖力量,任誰見到都會心生忌憚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,這些人可以無視凶地的壓製之力,他們已經習慣,洪慶雖然功法詭異,但還需要抵禦凶地的壓製力,根本冇辦法戰鬥。

“洪慶,你退回去,他們奈何不了我的。”

“宗主,我可以戰,他們人多欺負你,我截斷他們的道,你斬殺敵人首級!”洪慶依舊堅持,他不能看著宗主以寡敵眾。

葉凡的聲音變得有些冷漠,道:“洪慶,我現在說的是命令,退下,就憑他們,奈何不了我,你注意安全。”

洪慶沉默了一會兒,還是退下了。

葉凡看向手腕,道:“靈兒,你會被這裡的環境壓製嗎?”

靈蟒的圖案在手腕動了一下,道:“我剛剛試探了一下神識,冇有壓製我,你放我出來吧。”

“好!”

一下子,光華乍現。

“吼!

一聲龍吟,一條彩色巨龍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長達百米,巨大的腦袋宛若一座小山丘,九彩的鱗片很漂亮,抬起的腦袋很高,已經和那些人平齊。

巨龍的出現,不少人都被驚訝到了。

“蟒蛇返祖?”

“蟒蛇化蛟龍?這……雖然不正宗,但也算是龍族了,妖獸中的至尊,萬獸之王。”

“這隻妖獸的修為可不低,至少是化形境修為。”

對於靈蟒的出現,不少人感覺到詫異。

但他們並不懼,區區巨蟒返祖,修為也不算太高,可殺。

葉凡縱身一躍,站在巨龍的腦袋上,手持陰陽尺,目光冷漠,眼眸如刀,掃視前方諸人,手中陰陽尺迸發出古老的劍意。

“我記得有一劍,輕輕一揮,劈開一個世界,那一劍太強,太難,我隻領略了皮毛。”葉凡的腦子裡不斷浮現古之大神的戰鬥場麵。

那是在棺材裡的地獄界看到的,他學得皮毛,雖然做不到一劍破開一個世界,但一劍斬殺眼前這些人,應該還是可以的。

運轉體內真氣,催化出古老的氣息,充斥著古意,彷彿從冥古時期、上古時期穿越而來,四周有種毀滅的大勢。

毀滅的氣息開始肆意狂暴,朝著四周吞噬。

“這……如此古樸的劍意……他……難道他是從上古時期穿越而來?”

“穿越?我不信有人可以橫跨時間長河而來,更不信他能做到,給我殺了他。”

“這小子很古怪,必須得殺!”

“……”

四十多位強者同時殺來,刀光劍影、長槍長鞭、巨拳大掌,齊刷刷的奔襲而來,如同山海大勢,深海狂潮,席捲過來。

如此多的強者聯手,形成的殺傷力是毀天滅地的,空間在不斷被切碎,一定要點的消失,似乎虛空都出現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