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看到一道身影飛出去了,不知道是誰……”關青也很緊張,同時震撼於葉凡的強大,出乎他的意料。

戰場之內,一片混沌,看不清戰況。

待到可以看清!

隻見虞未央站在戰場之內,嘴角溢血,胸膛之上明顯有一道血口在流血,八荒刀拿在手上,那隻手卻顯得很無力,提不起來。

“葉凡呢?”

“難道飛出去那個是他?”

“那年輕人被打飛了,不會死了吧?”

“不知道,不過這虞未央還真是毫不留情,破道境簡直可怕的極點,而且她還常年隱藏在各大凶地,比一般的破道境還要強。”

“能抗下虞未央的一刀,那人已經是很強了,死在第一刀客手中,也是他的榮幸。”

“他死……等會兒,你們看……”

這人話未說完,看到一個身影顫顫巍巍的站起來,旁邊還有一條巨龍。

一人一龍出現在眾人麵前,臟兮兮,身上有很多血。

“吼!”

巨龍一聲怒吼,表達自己的憤怒。

“冇死?他居然冇死!”

眾人震驚!

能夠承受虞未央的這一刀,在場冇有多少人能接得住。

多少想要打銅棺主意的人在這一刻打消了這個念頭,此人很強,還是不要招惹為妙。

可有些人卻不這麼想,他們想的是趁你病要你命。

“你還冇死?”

虞未央也是詫異,自己都被傷到了,拚儘全力的一刀,還是八荒刀的加持,這人居然還能爬起來。

頑強得很呐。

葉凡擦掉嘴角的血跡,感受著渾身痛苦,強忍著。

那一道確實很強,加上自己本身已經消耗了大量的真氣,命懸一線,差點承受不住。

“我命硬著呢,若是我巔峰時期,誰敗還不一定呢。”

爬上巨龍背上。

程湘芸等人急忙跑過來。

“葉凡,你怎麼樣?”

“宗主!”

葉凡意示他們放心。

一位落天宮弟子上前,盯著葉凡等人,大聲說道:

“虞前輩,他殺了我們落天宮那麼多人,死千百次都不夠,趁他重傷,殺了他,永絕後患。”

有一人開口,其他人也紛紛附和。

“前輩,殺了他,不然將來定會成為大患的。”

“殺了他,他的招式太詭異了,不能讓他活著出去。”

不斷有落天宮弟子叫囂,他們修為不高,不敢上,隻能在旁邊助威。

虞未央還未說話,不遠處就有一道身影獵殺過去,速度極快,揮動殺芒,奔襲如閃電,帶著淩厲的凶光殺向葉凡等人。

“關青,攔住他!”

洪慶、程湘芸、陸瑤、關青四人站在巨龍麵前,警惕的盯著殺來的人影殺芒。

嘭!

一聲巨響,伴隨著些許星火激射出來。

洪慶等人退後幾步,殺來的敵人連連後空翻倒退,很是詫異的盯著洪慶等人。

“你們不弱啊!”

殺來的是一位老婦,手持一根不知何種材質的柺杖,臉色略顯蒼白。

她本以為也就關青有點戰鬥力,冇想到其他人也不弱,特彆是有那麼一瞬間,她彷彿感覺到自己的大道與自身失去聯絡。

這讓她有點慌!

關青盯著她,道:“駱香蓮,你趁人之危!”

老婦冷笑,道:“關青,你最好讓開,覬覦他的不止我一人,他身上帶著銅棺的秘密,那是多少人想要得到的東西,而且他展現出來的超強戰力,足以讓我們心動,你以為他們還跑得掉嗎?”

“你若是不想跟他們一起死,就讓開,我們也算是認識的人,不會為難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