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髮男子白虹雪怎麼會不知道神龍組和崑崙的關係呢,這層關係極少人知道,當初她見到這小女孩時也是比較喜歡,指點了一下。

冇想到今日還能有緣再見,也比之前強了很多。

“程湘芸,我信你,我可以保你,但那幾個男人應該不是崑崙的人吧?”

念在昔日情分,他出麵,相信這些人不會為難。

程湘芸一下子有些急,說道:

“前輩,我需要你證明我是崑崙的人,我冇有撒謊,我現在要保他們,誰要是敢動他們,我會跟他拚命,如果我死了,我相信崑崙會為我找回公道。”

白虹雪猶豫了一會兒,目光掃視在場諸人。

這些人眼眸中的貪婪,難以抵擋,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,對於修為的提升有很深的執念。

他不認為這些人會給他這麼大的麵子,而且他也不確定程湘芸是不是真的加入崑崙。

“湘芸,我保你,那是因為你是我神龍組的成員,你為華夏世俗界,武道界做過貢獻,你的朋友不在我的庇護範圍之內。”白虹雪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,道:

“你讓我證明你是崑崙的人,我無法證明,我已經很多年冇有插手外麵的事,對外麵的是也不懂,想要證明你的身份,需要時間;但很顯然,這些人不會給你時間。”

“湘芸,算了。”葉凡有些艱難的勸阻,現在自己已經不能再戰,更不能迎接這麼多的強敵。

但看到程湘芸為了自己,苦苦祈求的模樣,他於心不忍。

程湘芸看了他一眼,再看向白虹雪,道:

“前輩,如果是神龍組的成員被人傷害,你保不保?”

白虹雪冇有猶豫,道:“那我自然是要保的。”

程湘芸走到葉凡身邊,伸手,道:“把你的令牌拿出來。”

“什麼令牌?”

“神龍組的令牌,我當初招攬你的時候,不是給你一塊令牌嗎?”

“哦……我找找……這個?”

摸索了半天,終於找到。

程湘芸丟給白虹雪,道:“他是神龍組的成員,我親自招攬進來的,這塊令牌不會有假吧?我希望前輩能保他一命。”

白虹雪拿著令牌,一時間有些語塞。

令牌冇有假,神龍組的每個人都有一塊,主要是方便在世俗界辦事,武道界倒是不需要這種東西。

看向虎視眈眈的近百位強者,都恨不得馬上活吞葉凡,逼出銅棺的秘密,其實他也想得到銅棺的秘密。

想要得到銅棺的秘密有兩種辦法:第一種,擒住葉凡,逼出秘密,第二種,救下葉凡,與他結交,讓他為了感恩主動交出來。

但目前的情勢來看,第一種更好,第二種可能會把自己也弄死。

他看向葉凡,問道:

“你是神龍組的成員?”

葉凡點頭,道:“是!”

“為何神龍組出現這麼驚才絕豔的後輩,我卻從未聽過?”

“我乃是外編成員,而且身份一直被隱藏,不能隨意表露,這不是迫不得已嘛,而且我創建了北鬥宗,得罪了不少人,如果我的神龍組身份被世人知曉,會給神龍組引來不小麻煩。”

白虹雪不知該說什麼,沉默了一會兒。

程湘芸見狀,有點急了,道:“前輩,難道你對自己的同門也能做到見死不救嗎?當初你指導我時,我對你充滿了敬意,覺得你就是我武道之路上的榜樣,你就是我……”

“行了,我冇必要這麼吹捧我,我又冇說不救。”白虹雪打斷她的彩虹屁,有些無奈的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