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子,你天賦異稟,身為我神龍組的一員,今日我救你一命,日後你可彆忘了神龍組,未來會有一場大戰,神龍組需要你,華夏武道世界需要你,如果你到時候不出手,我拚儘這條老命也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。”

葉凡點頭,道:“多謝前輩,我身為華夏子民,就算不是神龍組成員,隻要祖國有需要,我也會義不容辭的奔赴戰場。”

“說的倒是好聽。”白虹雪笑了笑,看一眼程湘芸,道:

“你的天賦不錯,今日一戰,你注意看,如果你還稀罕神龍組的武學,你可觀我劍術,學我劍術,若是我戰死了,日後你幫我看著這小子點,若是他不為華夏出力,你替我殺了他。”

“前輩,你……”程湘芸聽著有些不對勁啊。

怎麼感覺像是在交代遺言啊。

“師祖,我們與你一戰,你那麼強,不會有事的……”

敵人已經逐漸開展殺招。

對麵劍勢如虹,如同山海,不僅僅是劍勢,還有刀勢、拳勢等等,都在施展強勢一擊,欲要屠殺葉凡等人。

“白虹雪,是你自己找死的,彆怪我們不念昔日情分,給我殺!”

老婦第一個殺過來,手中柺杖隱藏這一把細劍,一劍劈來,奔騰而來,穿越空間,身旁還有近百位強者。

來勢洶洶,毀天滅地之大勢奔騰而來。

空間都被擠爆。

白虹雪冇有言語,手持逐日劍,抬起,指向天空,劍光直逼寰宇,發出低沉的嗓音,道:

“天引之劍,來!”

轟隆驚雷巨響,閃電襲來,順著劍光而下,彷彿與劍芒化成一體。

一頭白髮迎空飄揚,一襲古裝隨風飄蕩,手持利劍,宛若一名劍仙,仙氣飄飄,還有靈氣彙聚而來。

“靈氣?”

葉凡有些驚到。

這位白虹雪前輩雖說不是修仙者,卻能吸收天地靈氣入體,注入逐日劍,能夠發揮更大的劍威。

劍意風靡,劍意強盛,隱約間從天上引出某種強橫的力量。

白虹雪要出招,其他人也冇有閒著。

他身邊的弟子們,程湘芸、洪慶、關青等人紛紛出手。

葉凡也想出手,想要站起來,卻連站起來都費勁。

他傷得太重。

急忙拿出一些秘果、靈藥,吞食,煉化,不管來不來得及,不能浪費時間。

鏘鏘鏘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殺到一起了。

星火激射,排山倒海的殺芒奔襲殺來。

天引之劍怒斬過去。

程湘芸、神龍組的弟子們,洪慶等人直接被擊飛、口吐鮮血,發出慘叫,重重的砸向遠方。

連巨龍都感覺到了強大的衝擊,龐大的身軀橫移幾百米,葉凡始終坐在巨龍背上。

唯一不動的是白虹雪。

他手持利劍,依舊站在原地,衣服有些破損,但戰役越來越強,劍意越來越盛,有種碾壓一切的大勢。

他的一劍也擊殺了好幾人,擊飛了五六人。

“再來!”

百餘人,他們可不會給你喘氣的機會。

再次出手,殺招淩厲,已經將白虹雪圍在中間。

白虹雪不慌不忙,揮動手中戰劍,一股股劍氣縱橫,一道道劍芒怒斬。

鏘鏘鏘……

片刻間,已經過了幾十招。

噗……

白虹雪終究還是不敵,吐血了。

鮮血染紅了他長長的白雪,淩亂的白髮,但他身上的戰意依舊強盛。

“白虹雪,是你自己找死,彆怪我們!”

十幾道殺芒奔襲過去,直取白虹雪的項上人頭。

白虹雪依舊在抗爭,他不會放棄的,他要拚儘最後一滴血,眼眸有些泛紅,那是血液倒流,那是體內真氣、勁氣瘋狂運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