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擦掉嘴邊的血跡,看向前方,露出了笑容,道:

“至少死了八個,賺到了!”

喘著粗氣,明顯被過度消耗。

“師祖……”

神龍組的人急忙上前。

“不要過來!”白虹雪大喝製止,道:

“我白虹雪一生修習劍道,為了這一招苦研百年光陰,效果還是很滿意的,如果有機會完善,或許威力會更強,隻是恐怕冇機會了。”

受傷的敵人再次站起來,或許還能再戰,而他自己已經不能再戰,隻能等死。

他冇有機會完善這門劍道。

有些艱難的回頭,看向葉凡,道:

“小子,你的天賦很好,我在賭你的未來,你一定會比我強,彆讓我失望,不然我做鬼也不安生。”

目光轉向程湘芸,道:

“女娃,你學到了多少?這便是我們的神龍組的至強劍術,我們神龍組作為執法者,守護華夏世俗與武道,斬儘敵寇,捍衛祖國,就算你加入崑崙,我希望如果神龍組有需要,你能有召必回。”

程湘芸鄭重的點頭,道:“前輩,神龍組就是我的家,華夏就是我的國,國家有難,我哪有不回之理;我們不會死的,不會的。”

葉凡來了,站在白虹雪的身邊。

其實他挺意外的,冇想到白虹雪居然會為了他玩命。

兩人終究是第一次見麵,之前並未有任何交情,僅僅是因為自己身為神龍組成員的身份,就值得他為自己搏命。

他內心更加敬佩神龍組。

白虹雪的戰鬥給他爭取到了療傷的機會,現在已經恢複了一點,但敵人也在恢複,而且還有了新的敵人加進來。

他們看到了機會,白虹雪冇有了戰鬥能力,葉凡重傷,其他人無法阻止,一直在暗處隱忍的那些人按捺不住了,終於要出手。

“前輩,我有一計,很危險,但可以一搏!”

白虹雪看了他一眼,拿出一顆秘果吃了下去,道:

“你還有什麼想法?反正都要死了,還怕什麼危險!”

葉凡回頭,道:“那邊的深淵,都說深不可測,有大凶在下麵,但那是我們的希望,靈兒會將他們帶下去。”

目光看向敵人,道:“咱們把這批人都帶下去,就算要死,也得拉他們陪葬。”

“怎麼帶?”

“我有一個結界,需要你把他們引進來。”

“在哪裡?”

“丹田!”

白虹雪看了看他的丹田位置,道:“你讓他們進你體內?咱們進啊?”

葉凡雙手合十,唸唸有詞,雙手結印,腳下陰陽出現了一個若隱若現的東西,很隱晦,根本無法察覺。

“隻要你把他們引過來,我便可伺機將他們裝進結界,入了結界,咱們就是主宰,他們便是魚肉,任咱們宰割!”

白虹雪看著越來越多的敵人,又聚集了百餘人,想要站起來,牽動著渾身骨頭劇痛,道:“再給我點靈氣,疼死我了。”

葉凡伸出一隻手,搭在他的肩膀上,滾滾真氣從體內渡過去。

白虹雪的臉色逐漸恢複,力量在迴歸。

嗡!

逐日劍在嗡鳴,感受到了真氣的洶湧。

“我白虹雪在此發誓,如若我今日不死,但凡參戰之人,我定會窮其一生追殺他,臭魚們,你們彆猶豫了,想要取我性命的就趕緊來吧。”

“我的利劍已經饑渴難耐了,你們滾燙的鮮血註定要染紅這片昏沉的天空……”

正準備殺過來的敵人,突然愣住了,目光越過白虹雪和葉凡兩人,直勾勾的看著他們的背後,似乎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