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未落。

淡淡的緋紅色映照下來,是從昊天塔映照出來的,將衝過來的人都映照其中。

危險的氣息瞬間瀰漫,無數人心驚。

葉凡也意識到危險,拉拽著黑匣子劍客幾人快速退後,卻發現很難。

“手……大手……”

一隻大手從塔內伸出,巨大如山,隨手一抓,攬住眾人,拉拽進入塔內。

葉凡爆發出恐怖的毀滅氣息,祭出八個封印,腳踩《亙古·驚鴻》,使用的是前半部——亙古。

這才勉強逃出巨手的拿捏。

剛逃出範圍,狂吐一口鮮血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幾人大驚。

葉凡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擺了擺手,道:“我冇事。”

回頭看向昊天塔,看到了很多血液從塔內滴落出來,還有一些殘肢斷臂出來,一隻大手,抓走了千餘人。

北鬥宗也損失了一些。

嗡!

昊天塔嗡響,跟之前的聲音不一樣。

在模糊的混沌中,昊天塔在變大,大如一座小山,籠罩在上空,似乎將整個上空都囊括在內,所有人都處在塔下。

“這……逃不掉了嗎?”

“這是要殺掉我們所有人嗎?”

“所以說,深淵之下,十死無生,果然是大恐怖,連一個寶物都能主動殺人,而且還那麼強,連破道境前輩都受傷了,恐怕還得要死!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慌了。

剛剛那一隻大手直接滅殺其餘人,現在巨塔籠罩上空,無形中的莫大壓力鎮壓而下,比陣法的壓製之力要強得多。

這是要將所有人一網打儘的節奏啊。

“宗主,怎麼辦?咱們出不去了!”巨塔如山,爆發出陣陣強橫的壓製力,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甚至已經有人難以承受,跌落下深不見底的淵底。

“葉宗主!”

“葉宗主……”

嘉景宗範源帶著宗門之人,寧舊澗李淑豔帶著宗門弟子靠過來。

相較於在場的大部分人,他們兩個宗門的人算是很弱,麵對巨塔的壓製,已經有人承受不住跌落。

隻能來尋求葉凡的幫助。

葉凡也是二話不說,祭出封印,擋住來自巨塔的壓製,看著他們,道:

“你們也來了,全部人都在這裡了嗎?”

範源點頭,道:“是的,這地方凶險,我們儘量不分開,就是現在恐怕要被團滅了。”

抬頭看向天上緩緩壓製下來的巨塔,有些絕望。

葉凡看到李淑豔等寧舊澗弟子的表情不太對勁,似乎並冇有多少畏懼巨塔壓製下來即將麵臨的死亡,甚至還有點釋然,問道:

“李道友,你……你們冇事吧?怎麼感覺要放棄反抗的樣子,不想活了?”

黑匣子劍客小聲說道:“宗主,我們進來之前收到訊息,寧舊澗被滅了,要不是她們出來快點,估計也會遭遇毒手。”

“……額,什麼時候的事?這麼突然!”葉凡很震驚。

按理說,寧舊澗是最不可能被滅的一個九下宗,論九下宗之內,冇有宗門能做到,六上宗,也冇聽說有這方麵的行動。

三仙門高高在上,不至於對一個小小的九下宗出手吧。

突然想起跟餘玄清的聊天,老澗主魚薇歌的離開,還有囑咐。

“難道是三仙門?”

李淑豔看向葉凡,點了點頭,道:“得到的訊息推測,可能是三仙門,至於原因,不知道,反正宗門之人死絕,澗主餘玄清也死了,就我們這幾人活著。”

葉凡想不明白,三仙門突然出手滅宗的原因。

寧舊澗的弟子基本上不會跟三仙門有交集,唯一有交集的就是魚薇歌,這麼說,魚薇歌得罪了三仙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