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……”靈兒有些詫異,一臉不解。

老者歎了口氣,道:“遠古時期的氣息,他是你的主人,不如你給我……”

“他不是我的主人,我們是朋友關係,不是主仆關係。”靈兒打斷他的話。

“他都死了,什麼關係還重要嗎?”老者有些無奈,冇想到她反應這麼大,道:

“他的身上為什麼會有遠古絕世強者的氣息,還有那些招式,雖然隻是學到了皮毛,但確實有點影子在裡麵。”

靈兒猶豫了一會兒。

冇想到葉凡就這樣死了。

人都死了,也就冇什麼可隱瞞的了。

“他在一個秘境中看到了三口棺材,還遇到了一個屍體前輩……”

靈兒簡單的將葉凡和無相秘境、屍體前輩、銅棺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旁邊的妖獸人愣住了,有些被震驚到。

“是他,就是他……”

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傳來,不知來源。

隻看到一道白影閃過,眼前站著一個老婆婆。

她有些激動的盯著靈兒,道:

“他叫葉凡?一個人族小子,他出現了。”

老婆婆的反應和話語,讓靈兒很懵。

老者也有些怔住,好一會兒,道:

“或許是他,但他太弱了,我們還得等,能夠得到那具屍體的認可,確實不容易,還進入了地獄界,應該就是他了。”

老婆婆安靜了一會兒,道:“或許咱們可以助他一臂之力,他有那個天賦在,他體內還有一個結界,這個結界我剛剛研究了一會兒,有點古怪,不像是普通的結界,似乎像是一個未成型的小世界。”

靈兒有些愕然的看著她,道:“你剛剛研究?葉凡在這兒?”

老婆婆輕輕一揮手,葉凡的身軀懸浮在空中,不過整個人已經是昏迷的狀態,七竅流血,身上還有不少的血口在流血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靈兒撲過去,想要抱住葉凡。

老婆婆卻攔住她,道:“小蟒蛇,你還真是會選主人,如果是其他人,他早就死在我們手裡,他還有點價值,暫時還不能死,你放心吧。”

靈兒雙眼泛紅,道:“你們要用他乾嘛?”

“開天門!”老婆婆的眼眸中閃爍著精光,似乎很期待的樣子。

靈兒完全聽不懂。

老者看著他,道:“如果你乖乖聽話,我可以保證他不死,如果你不聽話,利用完之後,他會死,你自己選擇吧。”

“我聽話,我絕對聽話!”靈兒急忙說著。

老者看向旁邊的妖獸人,道:“帶牠去療傷,然後去會客廳等我。”

“是!”

這裡隻留下老夫婦和葉凡,兩人盯著葉凡,不禁直搖頭。

“上一次來了一個手拿白木劍的人,還以為他就是呢,結果弄錯了,老尷尬了。”老者回想起上一個讓他們這麼興奮的人,結果弄錯,道:

“希望這個不會讓那次的事件重演吧,畢竟這人太弱了,我們要花費的精力更多。”

老婆婆猶豫了一會兒,道:“這肉身不夠強,得幫他重造,不過他可能不會乖乖聽話,得先把他結界裡的人弄出來,威脅他。”

“好,我來!”老者和老婦的手段非常逆天,強行打開葉凡的陰陽結界,跨步走進去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洪慶等人充滿警惕,盯著眼前的兩位老人。

老婦輕輕一揮手,將所有人席捲在手,隨後一扔,丟出去外麵,並未過多理會,而是打量著這個陰陽結界。

老者也在打量,時不時的點頭,暗自稱奇,略微還有些驚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