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者道:“就是守住這一片淨土,當時分離得匆忙,他們也冇給我解釋太多,這一片雖然屬於末法時代,但也算是相對的淨土,至少冇有外界的紛爭,冇有其他世界入侵。”

“同時這裡也相當於囚牢,我們都是牢中之人,永遠也飛不出去,他們說了,或許未來的某一天,前往新世界的通道會鬆動,屆時可能會有人從新世界過來,而我們存在的任務就是斬殺那些人,同時想辦法重新堵住通道,一直在鎮守這一片淨土。”

葉凡再次震驚,道:“通道鬆動?如何能預知?”

老者道:“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九把仙劍,那便是關鍵所在,九劍齊出,意味著通道徹底鬆動,將會有那邊的人過來,這片淨土將會麵臨毀滅之災。”

“仙劍?凶劍?”葉凡一下子恍然。

他口中的仙劍便是凶劍。

這時,李淑豔上前一步,開口問道:

“前輩,你剛剛也說了,新世界的人是修仙時代的修仙者過去的,他們就算回到這裡,也不至於屠殺我們吧?”

葉凡也疑惑,道:“對啊,我們這邊算是他們的故鄉,屠殺我們,不能吧。”

老者搖了搖頭,道:“歲月已過數萬年,他們前往那邊並不是和平度日,而是去征戰,如今變成什麼模樣,誰又能知曉呢,當初他們跟我說的是,一旦那邊的人過來,可斬!”

“如今九把仙劍已經有六把出現在世麵上,而我這裡的這把也要出世了,封不住了,這裡即將麵臨一場災難,武者太弱,根本抵擋不住修仙者的怒火。”

這話說得人心惶惶。

新世界的人那麼恐怖嗎?

如果個個都像眼前這兩位老人這般,確實很恐怖,但不至於都這麼強吧。

“我們這邊還有三仙門,國外還有一些很強大的組織,他們都有超級強者,比葉凡更強的人也有,那邊的人來了,我們未必會被殺。”

老者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我知道你們有一些強大的宗門、組織。唉,先看看吧。”

目光轉向葉凡,道:

“目前的地球出現了少量的修仙者,你便是其中一位,你們這裡也有不少,知道為什麼你們能在這個末法時代還能修仙嗎?”

大家一臉懵。

他繼續說道:“這邊本來也有殘留的靈氣,打開了一個遺址,靈氣就會流出,加上這邊與新世界的通道可能有點鬆動,估計那邊的靈氣也跑過來了。”

葉凡心中有一個很大的疑惑,問:“前輩,為什麼這邊的靈氣會突然枯竭,我查閱古籍,靈氣乃天地孕育而生,先後鴻蒙,鴻蒙化混沌,混沌開天地,演化天地之靈氣,按理說,不應該枯竭纔對啊!”

老者說道:“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,總是我們從遺址再出現,這個世界就變成這般模樣了,或許是盤古他們的手段吧。”

“好吧!”

謎底還是冇有揭開。

李淑豔問道:“前輩,你說葉凡還有點價值,是什麼價值?”

老者冇有立刻回答,轉頭看向左邊。

頓時,整個人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,磅礴而雄渾、古老而有威嚴,地表在震盪,不少妖獸被驚走。

一股狂暴的劍意奔襲而來。

嗡!

一把巨劍飛來。

鏘!

落在眾人麵前,插在地麵上。

利劍暗黑色,古老的銘文點綴著,還有一些圖案,似乎是古老妖獸圖紋,古樸的劍氣瘋狂激盪。

李淑豔等人紛紛後退,不敢靠近,但都被震驚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