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凶劍!”

葉凡驚呼。

他曾見過,在無相秘境時,白狐給他看過,一模一樣的凶劍。

老者拔起來,道:“九把仙劍之一,你天賦極好,又是修仙者,很有希望打開新世界通道,開啟天門,這把劍一直在等他的主人,你試試!”

遞過去。

葉凡能夠感受到這把劍的強勢劍意,慢慢的伸手過去。

老者和老婦以及旁邊的妖獸們都很緊張,屏住呼吸的盯著。

嗡!

葉凡的手拿住劍柄,利劍發出一聲嗡響,劍身嗡鳴,一股劍意朝著四周擴散,宛若氣浪橫掃八方。

利劍在顫動,似乎很興奮,劍意不斷變強,劍氣縱橫狂蕩。

葉凡灌輸以真氣,進行安撫。

利劍這才逐漸平穩下來,劍勢慢慢消散,變得溫順。

“是他,就是他,終於來了。”

老婦很是激動,走過來,抓住葉凡的手,眼眶泛紅,淚花在打滾。

老者也很欣慰,道:“上一次拿這把劍的人是一名手持白木劍的劍修,但他失敗了,仙劍不認他,它認你。”

手持白木劍,白木劍主!

葉凡的腦海中一下子想到此人。

感受著這把劍,劍意浩蕩、充滿古樸之意,隱約間跟自己建立了某種關聯,與之觸碰,會激發體內的血脈沸騰。

還有所感應到劍身上的圖紋,似乎是一種寶藏,一種劍法,但不確定。

“前輩,您這是要把它給我?”

老者道:“它即認可你,你便是它的主人,此劍有劍靈,需要自行認主,彆人可拿不住,不過你拿了此劍,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,你可願意?”

“什麼責任?”

“開天門,入新世界!”

“我願意,隻是我還有個問題。”

“你說!”

“盤古前輩不是讓你們在這裡鎮守嗎?你要離開?”“如今天地大變,末法時代來臨,我們這裡雖然看著靈氣充盈的樣子,但跟真正的修仙世界比起來,差遠了,不適合後輩修行,這些妖獸們的進階之路越發艱難,我們這些老怪物想要更進一步也越來越難,我們需要真正的修仙環境,如果不能變得足夠強,我們恐怕也是有心無力。”

老頭說著有些心酸。

如果不是環境大變,不再適合修仙,他們倒是可以一直鎮守,如今修為近乎停滯,他們難以變強,恐怕也鎮守不住。

新世界的人過來,怕也是擋不住。

葉凡有些沉默了。

他冇有經曆過修仙時代,但現在這個末法時代的靈氣確實很稀薄,也就是一些秘境或者遺址的靈氣比較濃鬱些。

他多次進入秘境和遺址,修為也得到了不錯的提升,但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樣的奇遇。

“前輩,這裡是我們的家園,如果新世界的人真的來了,他們若是心懷善意而來,我們自然是友好接待,如果心懷歹意,我定會斬殺。”

他很堅決,守護家園,義不容辭。

老者擺了擺手,道:“你目前的修為太弱,你的肉身也不夠強悍,我們打算對你進行改造,特訓。你的身上有一股毀滅氣息,那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不知道前輩是否聽過人造六道輪迴……”

葉凡冇有隱瞞,把無相秘境的事說了出來。

老者顯得有些驚訝,道:

“一定是他,他居然死了還有這樣的意誌。”

“前輩認識他?”

“一個老朋友,冇想到死了依舊在執行命令,你能得到他的認可,也是難得,既然如此,那我就從六道輪迴拳、古仙法開始對你進行培訓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