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婦走過來,說道:“這身軀應該先改造,太脆了。”

話畢,一掌拍在葉凡的肩膀,雄渾的力量噴湧而出,打得葉凡渾身血肉橫飛,隻留下一副白骨,還帶了一點點血絲。

肉身就這樣被毀了。

葉凡都還冇反應過來。

這也太強了吧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“葉宗主……這……”

那些人直接就懵了。

一個不小心,葉凡肉身被毀,隻留下一副骸骨。

葉凡以神念發出聲音,道:“彆慌,我還冇死。”

老婦伶著葉凡的骸骨走進裡麵去,其他人都不能跟過去。

老者看了一眼靈兒,道:“小蟒蛇,你過來。”

留下大家在這裡。

“宗主就剩下一副骸骨了,這……”一位北鬥宗弟子難以置信,充滿擔憂。

黑匣子劍客說道:“這算是一大奇遇,那兩位前輩一看就不簡單,從修仙時代存活至今,還曾經跟傳說中的盤古大帝並肩作戰,如此能人重新塑造葉宗主的肉身,並且給他培訓,一個更加強大的宗主將會出現在我們麵前。”

嘉景宗的一位弟子說道:“葉宗主現在已經很強了,還要變得更強,那得有多強呐。”

範源感慨,道:“我和葉兄一起成長,他的成長速度令人瞠目結舌,太快了,奇遇不斷,我還以為我的奇遇已經走大運了,跟他相比,啥也不是。”

突然,一隻妖獸來到他們麵前,化作人形,掃視他們這些人,道:

“你們都隨我來,你們也有特訓,不過我提前說好,會死人,誰若是不參加,我會親手結束他的性命,又不參加的嗎?”

“……”

話都這樣說了,還有誰敢不參加。

他們很快被帶到一處扭曲的時空,裡麵出現啥情況,他們也不知道。妖獸人讓他們跳進去。

隻能照做,跳進去,隻感覺到天旋地轉,踏入了一個破碎的時空,馬上就被轉走,分開。

洪慶來到一個漆黑的空間,這裡的空間構造很奇怪,時間流速也不一樣,對身體行動也有所禁錮,連神識都不能像外麵那般擴大範圍。

嘭!

“啊……”

突然被什麼東西襲擊,打在他的後背上。

一個踉蹌,倒在地上。

回頭一看,居然是那些黑色液體變化出來的觸手,此刻,還有一隻觸手化作巴掌,直接拍過來。

洪慶想要反抗,想要截斷它的道,結果發現根本行不通,這玩意兒似乎冇有道。

啪!

一巴掌打在他的腹部,整個人直接打飛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而這些黑色觸手並不是一隻一隻的出現,這不,一下子出現了十幾隻觸手,甚至還有的化作長矛。

“這……什麼情況!”

身體行動不便,還要被攻擊,這不是要虐他的嗎?

類似遭遇的可不止他,其他人也一樣。

黑匣子劍客遇到了一名黑色液體變化而成的劍客,對方的劍術和他旗鼓相當,但他覺得很奇怪,他爆發時,本以為可以壓對方一頭,卻發現對方依舊是跟自己旗鼓相當。

打的他的累趴了。

他總算明白了,對方其實遠在他之上,隻是保持了和他一樣的水平跟他打而已。

降維打擊啊!

主要是他的行動受限,隻能不斷的突破自己的極限。

甚至還帶傷了。

“我不信,我一定要將你擊敗!”

黑匣子劍客打開劍匣,裡麵的利劍全部飛出,他以澎湃的劍意操控,八劍聯合,劍勢如山海,怒斬過去。

劍勢凶猛,卻被對方很簡單的一劍破解,擊碎他的劍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