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同時,他也被劍傷了。

一劍劃過後輩,鮮血滾滾而流。

猛然回頭,有一個黑色液體化成的劍修站在身後。

“我去,居然來了兩個,還搞偷襲!”

這些人不會說話,不懂言語。

寧舊澗、嘉景宗、北鬥宗弟子們都在經曆特訓,激發著每一個人的潛能,他們很累,但如果不抗爭就會死。

三位妖獸人站在一處石洞內,麵前是一個個類似於熒幕般的東西,可以看到他們特訓的場景。

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洪慶的那一個熒幕。

“這個人類不簡單,他直接修大道之法,這……”

“修大道之法,冇想到居然還有這麼瘋狂的人,而且成就還不錯,值得留意。”

“這個是奇才,但你們看看其他人,似乎天賦都不錯,這幾個修仙者,還有那幾個武者,你們看這個!”

有些驚訝的指著範源。

範源身為武者,身為劍修,在劍道的修行上有獨特的瞭解,此刻他展現出來的天賦極好,劍法乾淨利落。

他不斷髮揮出極致的劍術,而且劍意一分一分的增強,還懂得利用這些黑色液體形成的劍修給他喂招,一般人可做不到。

“奇才,這個不錯,他對劍道的瞭解很好,悟性也不錯,隻要給他時間,肯定比那個用劍匣的人強。”

他們在對洪慶等人進行點評,內心還是比較驚訝的,畢竟這些人的天賦都不錯,特彆是洪慶和範源令他們震驚。

殘破石碑上。

程湘芸、白虹雪、虞未央等人神色慌張,臉色略微有些蒼白,盯著下方深不見底的深淵。

他們都是趁著葉凡那一拳,順勢逃出來的,不過七人。

“死了,冇有動靜了。”虞未央心有餘悸,下麵太恐怖了,差點丟了性命在下麵。

“不可能的,葉凡不會死的!”程湘芸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,雙眼泛紅,淚水忍不住流下來。

白虹雪歎了口氣,他身邊的弟子也全都冇有上來,如果葉凡死了,他的弟子也死了。

他跟葉凡相處的時間不長,但還是蠻喜歡這個年輕人的。

談不上傷感,畢竟冇多少感情,就是覺得如此天賦絕佳之人死去,有點可惜罷了。

武道世界天天死的人數不勝數,早也不會因為這種事而流淚哭泣。

但程湘芸不一樣,她跟葉凡有感情。

“女娃,你哭他也回不來了,在那種環境下,他不可能活下來的。”他隻能安慰,歎了口氣,道:

“咱們應該向前看,畢竟人死不能複生,你若要修行,我可傳授你劍法。”

“我不相信,葉凡不會死的,以前他也經曆了很多生死時刻,都活下來了,這次也會活下來的,我在這裡等他。”

程湘芸無力的躲在石碑邊上,癡癡的望著下麵。

虞未央幾人看著她和白虹雪,歎了口氣,道:

“葉凡已死,咱們本就冇有恩怨,就此彆過吧,白兄,我們要去取凶劍,你要不一起走,咱們聯手,機會才大。”

白虹雪看了一眼程湘芸,道:“你們先走,如果有需要,我回去找你們的。”

幾人便離去。

時間流逝。

有不少人聽聞這邊的事,趕過來,發現這裡隻有白虹雪和程湘芸兩人了,想要詢問發生了什麼事,白虹雪也不理會。

特彆是那種修為低的武者,根本就不敢問,隻是看到程湘芸的狀態不對。

某一天!

六上宗之一太初宗的人來了。

洪俊雄上前詢問,道:

“你是跟葉凡在一起的那個女子吧?葉凡他們人呢?我聽說這裡發生了大戰,葉凡是不是也參戰了?他得到昊天塔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