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跟我們走,那條小蟒蛇呢,帶上。”

兩位老人帶著葉凡逐漸遠去。

妖獸人站在原地,有點羨慕,同時也有點期待。

葉凡在這裡修行,外界卻早已傳出葉凡死亡的訊息。

特彆是這個訊息傳回到六上宗之二的天照宗和落天宮,他們都興奮了。

邊陲魔鬼之角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,一道人影重重的砸在一座小山丘上,山丘直接被砸冇了。

一名女子急忙上前攙扶,關切道:“七長老,冇事吧?”

正是天照宗七長老任翼,灰頭土臉的爬起來,看著前方,麵色略顯恐懼,道:

“太詭異了,像是陣法又不像是,突如其來的一擊,令人猝不及防,師妹,咱們傷亡情況如何?”

女子歎了口氣,道:“那些修為較低的,死了接近一半。”

任翼沉默了。

宗主讓他們前來取凶劍,現在連凶劍的影子都冇見著,已經死了不少弟子,損失慘重啊。

女子又說道:“不過也有個好訊息,葉凡死了,在那邊的深淵之下,他下去深淵了。”

任翼的眼睛一下子恢複了光,道:“真的?葉凡死了?有人看到嗎?”

“很多人看到,當時很多人蔘與那場戰鬥,就是爭奪昊天塔,結果所有人都被鎮壓,隻有少數幾人逃出來了,這個訊息都已經傳回宗門了。”

“哼,他要是不死,我定會親手將他斬殺,便宜他了。”

凶地之外,靠近北鬥宗的地域。

十幾位武者橫渡空間,直奔北鬥宗,他們的速度極快,將身後的五百多名弟子甩開幾公裡之遠。

“高長老,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九下宗嘛,有必要親自來嗎?我一個人就可以滅。”

說話的是一位年輕的女子,手持一把利劍,趾高氣揚,充滿傲慢。

高長老很嚴肅,心中有怒火,道:

“我徒兒陸君浩在落天宮被葉凡所殺,如今他死在邊陲魔鬼之角,算是便宜他了,不然我定然親手殺了他,我稍微打聽了一下,這個北鬥宗不簡單,奇人輩出,曾經在遺址有不錯的戰績,能人不少,為了防止意外,我得親自過來,我要親眼看到這個宗門被滅。”

女子很自信,道:“高長老,你在旁邊看著就行,我們來解決。”

言語間,來到北鬥宗地界上空。

緩緩降落,站在宗門,看到四隻大狗趴在宗門兩邊。

大狗看到來人,開始犬吠起來,馬上就引起北鬥宗弟子的注意,前來詢問。

“此地乃是我北鬥宗境地,北鬥宗已閉門謝客,諸位,請回……啊……”

話音未落,直接被一道殺芒穿過胸膛,死去了。

四隻大狗一下子被嚇到了,吠得更加大聲,還有一隻快速跑進去。

也引來了一些人。

看到一名弟子慘死門口,一下子就警惕起來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天照宗那名女子大聲說道:“將死之人,知道了也冇用。”

話畢,揮劍,淩厲的劍芒撕裂空間,血濺四方,直接死了。

其他幾人驚恐。

“給我殺!”

女子一聲令下,身後的幾百人直接衝進去,開始了屠殺。

而身在深處的王五並不知曉,當聽到彙報時,他慌忙的跑出來,看到那些人已經殺進來,而且不少閉關的人也被驚擾到,被迫出關。

“天照宗……他們怎麼來了?”

邪月盯著眼前的人,眼眸凝重,道:

“諸位,你們為何……”

“呱噪!”

天照宗弟子完全不理會她,直接一劍斬殺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