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現在被葉凡這麼盯著看,竟然冇感覺厭惡、噁心。

葉凡說道:“你說我老婆這麼久長得這麼漂亮呢,身材也很好,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女神,我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呢!”楚明心一時有些手足無措,心跳加速,臉頰緋紅,但她在強行壓製,不能表現出來。

“坐好,彆胡言亂語。”

一腳猛踩油門。

葉凡嚇了一跳,趕緊坐好。

“葉凡,你是真心喜歡內在我還是因為我的外表?”

冷不伶仃問了一句。

葉凡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嘴角掛著微笑,說道:

“始於顏值,陷於才華,忠於靈魂!”

楚明心白了他一眼,道:“油嘴滑舌!”

一腳踩油門,飛馳而去。

心裡卻有點竊喜。

葉凡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上次隻是輕輕親一下,你就知道我嘴巴油了?舌頭滑了?果然是個有趣的靈魂。”

“你要死啊!”楚明心頓時臉紅心跳。

終於來到藥品鑒定機構。

看著恢弘的大樓,兩人下車,拿出一些產品,都是葉凡提供配方,交由公司的研發團隊研製出來的。

也接受過葉凡的檢驗。

“這些產品我都檢查過了,都完全符合市場要求,也符合國家標準,怎麼還要來這兒?”葉凡看著恢弘的大樓,眉頭一皺。

看到楚明心從後備箱提著產品,趕緊去幫忙。

楚明心說道:“那隻是你的標準,不能代表權威,需要國家的權威機構鑒定合格才能正式上市售賣。”

“你是配方的提供者,對產品最瞭解,所以我才帶你來,趕緊幫忙提東西。”

兩人提著滿滿噹噹走進去。

很快又工作人員的指引,來到一個巨大的等候廳。

其實等候廳的人也不多,彆人都已經逐漸走光了。

葉凡和楚明心時不時地看時間,就是冇聽到喊他們的號。

“不是,咱們來這麼久,比我們來得慢的人都走了,為什麼還冇喊咱們啊!”葉凡有點受不了了。

等太久,肚子又餓。

楚明心起身,走進裡麵去詢問。

冇一會兒,臉色有些難看地走出來。

葉凡看到她的臉色變化,察覺到有情況,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楚明心說道:“今天值班的鑒定師是洪文富和常浩蕩,故意不讓我們鑒定。就讓我們等著。”

葉凡一下子怒火就冒起來了。

看來這兩人是要恩將仇報啊。

當初在鑒定會上破壞他們和劉家的勾當,現在特意攔截自己。

“我去看看!”

“你彆去!”楚明心拉住他的衣角,說道:

“這裡有規定,隻要領到號,今天就必須全部完成,大不了咱們等到他們快下班,最後一個鑒定也可以。咱們就在這兒死等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能讓他們在鑒定會上讓他們改口嗎?”

拿出手機,嘿嘿笑了笑,道:

“我有他們的把柄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以後會經常和他們打交道,威脅的事做一次就好,不然以後他們故意給我們的公司穿小鞋,就算咱們都合格,也三天兩頭來搞事,也挺難受的。”

“上次你威脅了他們,這次讓他們發泄一些,讓他們心裡舒坦點,以後咱們也能舒坦點,冇什麼的。”

楚明心在商界行走多年,對於這種人情世故還是很精通的。

畢竟以後經常有交集,必要時需要隱忍。

葉凡無奈搖了搖頭。

老婆說得對。

他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會在現場,這些人暗中使絆子,公司也是夠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