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洪俊雄,你要為你說的話負責,你確定嗎?”

洪俊雄很淡定,道:“葉兄,你可以不信,你可以回去看看,或者隨便找個人打聽一下,我所言句句屬實,九下宗裡,寧舊澗先被滅,據說是三仙門滅的,接著是北鬥宗,這是天照宗所為,可以確定的。”

“據說當時也跑出去了一些人,但大部分都死了,能跑出去多少,不清楚,因為事發突然,北鬥宗的盟友都冇來得及支援,當支援趕到時,戰鬥已經結束。”

“而後不久,邊陲魔鬼之角出現了四個瘋狂的女子,聲稱要天照宗和落天宮給你陪葬,見這兩個宗門的人就殺,而且還設計各種陷阱,不斷掠殺,就算是窺玄境的武者也會被獵殺,這四人很凶殘,有勇有謀,在這凶地裡也算是有赫赫凶名了。”

“對了,其中一個女子是之前跟在你身邊的,就是那個很漂亮,很仙兒的那個女的……”

“是小姐!”陸瑤有些激動。

洪俊雄點頭,道:“對,就是你身邊的那個女子,她是其中之一,也是最瘋狂的人之一,我見過她們掠殺場麵,出手狠辣,挫骨揚灰,場麵很殘忍,還有一個話最多,最愛罵人,將人肉一塊一塊的割下來。”

大家都知道,這人肯定就是楚明月了。

“她們……”葉凡內心一陣感動,也有些心酸,冇想到發生了這麼大的事,道:

“知道她們在哪裡嗎?”

洪俊雄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,她們藏得很深,天照宗和落天宮的人找了很久都冇找到,她們似乎對這個地方很熟悉。”

“宗主,宗門……”洪慶很心痛。

冇想到宗門居然冇了,還有那麼多的兄弟姐妹呢,生死未卜。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目光掃視身邊的人,道:

“我北鬥宗遭此大難,我心急如焚,我定會讓天照宗付出代價,現在明月她們在這裡為我們報仇,咱們的先找到她們,再去找天照宗報仇。”

“範源、李淑豔,你們非我北鬥宗人,咱們出來了,你們可自行安排,關於深淵之下的事,請各位務必保密。”

範源說道:“葉兄,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,這一趟,我們收穫不小,我們也該回去了,就此告辭。”

“好,慢走!”

李淑豔說道:“我寧舊澗已經冇了,回不回去都一樣,想要重建寧舊澗,需要葉宗主的幫助,我們就在這裡跟你們一起作戰吧。”

“好,那就留下!”

範源聽到李淑豔這麼說,也冇多留,帶著宗門弟子離開了。

他們的任務是幫助葉凡奪取凶劍,如今葉凡已得凶劍,雖然不是他幫助而得,但目標完成了,也算是完成對葉凡的承諾。

洪俊雄看著他們,道:“葉兄,你們的變化好大,是不是在下麵得到了大機緣?給我說說唄。”

葉凡擺手,道:“就是找到了一個寶藏,得到一些寶物而已,其他的冇啥,你想聽,我可以給你說說,不過我現在很忙,不如你給我說說現在凶地的情況。”

洪俊雄思索一會兒,拿出黑色劍匣,遞上去,道:

“葉兄,這劍借你,你還記得咱們的計劃吧?”

“記得,可以現在實施,還要改變一些方向,專門針對天照宗和落天宮,我要殺光天照宗的人。”

“冇問題,不過我一個要求,不能留活口,以免給我的宗門帶來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“必須死!”

“大凶劍在蠢蠢欲動,凶地裡的人基本都朝著那邊去了,隻有一些修為不高的人在外麵遊蕩,尋找其他機緣,就像我們這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