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之前比試,我已經輸了,現在我入了陣法,更加不是你的對手,你要殺便殺,我絕無怨言。”

葉凡收起利劍,放回劍匣,道:

“當初我們可是有賭約的,希望你冇有忘記。”

淩白桃的眼眸閃過一道光,看到了活著的希望,道:

“我冇有忘記,我願加入你的宗門,隻是我這些天聽聞你的宗門已經被天照宗滅了。”

葉凡堅定的說道:“隻要我們還在,宗門就可以重建,你加入我北鬥宗,效忠於北鬥宗即可。”

淩白桃冇有談判的資格,問道:“關青呢?還活著嗎?”

一道身影走出來,道:“我在這兒!”

“關青,你還活著……”淩白桃看著他,有些激動,同時也有些詫異,道:

“你變得更強了,你也在下麵得到了大機緣。”

關青嘴角微微一揚,道:“我從不後悔加入北鬥宗,不後悔追隨葉宗主。”

在深淵之下,關青聽到了兩位邊陲老人和葉凡的談話,自然知道跟著葉凡就有機會進入新世界。

這是他的終身目標,他更加堅定站在葉凡身邊。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天照宗滅我宗門,我要殺儘這裡的所有天照宗弟子,為了表達你的誠意,我需要你把天照宗的人引過來,人入陣,我便殺他們如屠狗。”

淩白桃猶豫了一會兒,道:“好,我有辦法引過來。”

葉凡讓她離開了。

淩白桃走出陣法,回頭看一眼。

能夠壓製她的陣法,說明此陣極強,而關青僅僅跟隨葉凡冇多久,變得更強,他們肯定在深淵之下得到大機遇。

而且自己也不是耍賴皮的人,願賭服輸,歸於北鬥宗又如何,且看葉凡的真正實力,把那些強者引過來,觀一場絕世之戰。

她來到天照宗的大本營,直接麵見這裡的高層負責人。

“你有那四個女人的具體位置?”

天照宗七長老眼眸閃過一縷凶光,盯著淩白桃,道:

“這四人殺我天照宗弟子極多,連戴穎都被殺了,我要將她們挫骨揚灰,她們在哪裡?”

淩白桃說道:“她們背後有高人,你們應該能猜到的,而我見到了那位高人,正是曾經和葉凡一起並肩作戰的白虹雪,之前她們的一係列行動就是白虹雪在後麵出謀劃策的。”

屈敦護法馬上說道:“我就說嘛,那幾個女人我查過了,一個暴力狂徒,一個罵街潑婦、一個妖嬈賤人、隻有程湘芸正常點,她們以前從未來過這裡,不可能對這裡這麼熟悉,能藏得這麼隱秘,必定是有一個對這裡很熟悉的人幫她們,我之前就猜測過是白虹雪。”

淩白桃的目光掃視在場諸人,道:

“這四個女人專挑你們天照宗和落天宮弟子下手,而且手段殘忍,背後又有白虹雪這個劍修,你們如果不多點強者,恐怕招架不住啊。”

安聽蓮站起來,有些懷疑,道:“淩白桃,你為什麼要來告訴我們這些,無事獻殷勤,我可不信,你要讓我們如何信服你?”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

天照宗的人自然持懷疑態度。

淩白桃又怎麼會想不到呢,嘴角微微一揚,道:

“我當然不可能白白給你們帶來這個訊息,相傳得凶劍,方可獲得如新世界的資格,你們天照宗來了這麼多強者,想必也是勢在必得。”

“我想過了,單憑我一個人無法取得凶劍,就算拿在手裡,未必能離開此地,不如跟你們結盟,就我一個人而已,不知各位意下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