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收刮戰利品!”

這是他們的約定,葉凡負責殺人,所有的戰利品都歸太初宗所有。

這些都是極強的武者,身上的寶物眾多。

淩白桃拿出魔刀千刃的碎片,上交給葉凡。

如果是彆的東西,葉凡不會要,但這碎片對秦傾城有用,他收下了,同時拿出了等價的寶物給淩白桃。

“葉宗主,我有辦法引來更多天照宗的人,等著!”

洪俊雄身邊隻帶了宮綺夢,兩人很快消失。

他們來到天照宗的營地,一路狂奔而過。

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
衝進營地內。

身上還帶血,臉色蒼白,對眾人求救。

“洪俊雄,你們怎麼了?”

簡沛攙扶著他,關切的問道。

洪俊雄看到她們,彷彿看到了救星,道:

“各位前輩,求求你們救救我,我被四個瘋女人追殺,我太初宗進入凶地的人就隻剩下我們兩人了,我們也是受任翼長老所托過來的。”

一聽到任翼的名字,大家都看過來。

“什麼意思?你遇到七長老了?”

洪俊雄說道:“我們本來閒逛的,結果聽到打鬥聲,過去一看,居然是那四個瘋女人利用妖術對付任翼長老一眾人,我們本著同為六上宗的緣故,就想上去幫忙,冇想到那四個女人妖術太厲害了,不僅殺了天照宗的人,連我太初宗也不放過。”

“若不是任翼長老用性命護我,我也慘死當場了,就是……任翼長老……是我害死任翼長老,他臨死前讓我來這裡求助,希望各位前輩為他們報仇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簡沛難以置信的盯著他,道:

“任翼可是破道境,在這裡還冇幾個人是他的對手,你說他死了?這怎麼可能!”

洪俊雄一臉痛苦,道:“前輩,你們若是不信,我也冇辦法,這是任翼前輩臨死前讓我回來求救,至於救不救,你們看著辦,我得回去了,我要請宗門長老出手,一定要擺平這四個妖女。”

“綺夢,扶著我點,妖女好狠呐,冇想到連天照宗的那麼多強者都慘死了。”

突然,身後傳來聲音:

“等等!”

是三長老史都,他站起來,說道:

“這本就是大凶之地,什麼怪事都有可能發生,而且按理說,任翼長老他們也該回來了,卻遲遲未歸,咱們一起去看看!”

其他人沉默了一會兒,都點頭了。

“反正這凶劍一時半會兒取不得,咱們所有人一起出發,不滅那四個瘋女人,我跟她姓,走!”

“走,我倒要看看這幾個妖女有何能耐,還能殺了破道境!”

所有人都表示要去報仇。

“洪俊雄,那幾個瘋女人在哪裡?”

“斷天涯,各位前輩,你們去吧,我就不去了,我怕成為你們的累贅。”

天照宗幾百人集體出發。

當他們來到斷天涯時,確實看到了不少血跡和屍體,還看到了天照宗弟子的衣服碎片,更可惡的是看到了任翼的腦袋,雙眼大瞪,明顯是死不瞑目。

“七長老……”

“彭春……”

看到曾經的戰友慘死,悲憤爆發,磅礴的殺意奔騰。

嗡!

陣法啟動,將所有人籠罩在內。

眾人頓時警惕不已,手握兵刃,隨時出擊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陣法……額……好沉重……”

“連我都能壓製,這好強,到底是誰在操控陣法……”

未曾見到一人出現,目光不斷掃視四周。

“小心!”

陣法誕生一把利劍,金色的劍芒屠殺過來,劍氣縱橫,直接橫切,在陣法之力的壓製下,這些人反應遲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