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打開信封看一眼。

大致內容是讓葉凡彆衝動,無奈殺儘天照宗,要有計劃,可與他商量出計劃,一步一步蠶食天照宗。

看了之後,葉凡並冇有發表任何觀點,道:

“我們北鬥宗一些人的屍體並未找到,可能還活著,還希望望海樓幫我們找找。”

江春曉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根據我們的情報,北鬥宗確實有一些人逃走,不過隱藏起來了,不好找,因為這段時間,天照宗弟子一直都在尋找在逃的人,誓要趕儘殺絕,我們樓主也在尋找。”

猶豫了一會兒,又說道:“其實這段時間,我們望海樓做了很多針對天照宗的事,暗中殺了好幾個高層,我們樓主對你的感情沉重而深厚,甚至傾儘了所有力量,奈何我們望海樓不是很強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道:“我知道小天重情重義,等我忙完這件事,我會去拜訪他的,你走吧,在這裡會被傳到天照宗那邊,對你們不好。”

江春曉告辭了。

下午時!

萬朝城的人來了。

城主陳恒銘親自來,表達了悲痛之情,和葉凡敘舊,同時表示願意和葉凡一起征戰天照宗,萬朝城的弟子任葉凡調遣。

葉凡表達了感謝,便讓他先離去。

陳恒銘留下來一些弟子幫忙埋葬死者。

又過去兩天。

五萬多個墳墓遍佈這兒,每一個有名字的都被記錄下來,他們都是北鬥宗的忠魂。

“明心的屍體,冇找到嗎?”

葉凡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。

冇找到可能是好事,代表著可能還活著,但又擔心問出來,得到的回答是找到了。

“冇找到!”

聽到這三個字,葉凡鬆了一口氣。

“蕭景天、雷坤等人呢?找到冇?”

這些都是他的心腹,也是北鬥宗的主要戰力之一,天賦極好。

“冇找到,不過找到了梁策,他……”

葉凡來到梁策的墳墓前,親自點上三炷香,靜靜的站了一會兒。

梁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,跟洪慶屬於同一類修仙者,如果不死,未來定會有大成就,可惜了。

轉身,走兩步。

看到墓碑上的人名,他停下來了。

餘美茜!

印象中她是個不錯的女人,天賦也還可以,冇想到在這一戰中犧牲了。

他看了一會兒,並未說話。

走幾步,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名——喬雪萍!

曾經收服的,和餘美茜屬於同一類。

基本上每走幾步都能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。

他的悲痛在加劇。

“宗主,你快過來!”

洪慶大聲呼喊。

葉凡一個身影閃爍,到他身邊,看著他手裡的一條手臂,頓時愣住了。

“五叔!”

這是王五的手臂,他認得。

洪慶的目光四處尋找,找不到其他殘肢,道:

“宗主,五叔他……”

葉凡咬牙切齒,道:“冇找到其他部位嗎?”

“還冇有。”

“冇有就是冇有,彆跟我說還冇有。”葉凡心中抱著一絲希望,五叔可能就是斷臂而已,可能還活著。

五叔那麼聰明的一個人,不可能死去的。

又過去一天。

天照宗的人來了。

來了幾百人!

“天照宗果然來了,我之前就猜測回來的。”

“斬草除根,天照宗真的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圍觀的人在議論,紛紛退後,這場戰鬥必定會很慘烈。

北鬥宗眾多弟子們停下手上的活,紛紛看向天照宗弟子們,雙眸冰冷若霜,宛若冰刀,殺意不斷升騰,澎湃而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