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桂英看到他們兩人,也是微微一愣,說道:

“我再不來,那混蛋就要住這兒了。”

“英姐,說來慚愧,我們是來給公司的產品做鑒定的,可左等右等,始終等不到我們。”葉凡裝出一副委屈的模樣。

李桂英眉頭一皺,目光掃視四周,說道:

“工作人員都走光了,還冇輪到你們?”

葉凡繼續說道:“唉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我剛剛去偷瞄了一眼,裡麵有兩個鑒定師在喝酒,似乎並不著急下班,還說等我們走了之後,他們要去做足療……就是那個什麼夢麗莎足療館……”

“什麼?他吃熊心豹子膽了?”李桂英頓時怒火就上來了。

夢麗莎足療館可是金陵出了名的嫖娼聖地,很多社會上流人士都知道,也會有一些權勢之人去那邊。

說那邊的姑娘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換一紮,各個年輕貌美、水多活好。

哪個女人能容忍自己的男人去那種地方。

“你們跟我來!”

氣沖沖地踩著高跟鞋走過去。

葉凡和楚明心跟著過去。

“洪胖子……你給老孃滾出來!”

“洪胖子,誰給你的膽兒?你敢出去鬼混?”

“信不信我閹了你,真當老孃是吃素的?”

人還未到,聲音先到。

迴盪在整個鑒定大樓。

坐在裡麵的洪文富端起的酒杯一瞬間掉落,手都在顫抖。

母老虎發飆,他都要嚇尿了。

急忙穿鞋,走出門。

看到老婆怒氣沖沖地過來,急忙說道:

“老婆,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“啊……老婆,疼……疼……”

李桂英直接揪住他的耳朵,開口大罵:

“你有什麼好解釋的?解釋你為什麼下班不回家,在這兒為難葉醫生嗎?”

“誰給你的膽兒?你敢為難野醫生?”

洪文富疼得半邊身體都在傾斜,彎著腰,忍著疼痛,說道:

“老婆,我冇有不回家啊,我這不是工作還冇忙完嗎?”

李桂英鬆開他,看向裡麵。

常浩蕩已經嚇得菜都不敢吃,趕緊穿鞋,想要收拾火鍋,卻發現不知收拾放哪裡。

“這就是你還冇忙完工作?”

洪文富直接語塞,不知說什麼,猶豫了半天,說道:

“老婆,你看,他們倆還在等著我做鑒定呢,我被他們拖的。”

李桂英看向葉凡兩人,問道:“你們來多久了?”

葉凡剛要說話,楚明心搶先說道:“我們剛到不久。”

李桂英注意到葉凡的表情,並不相信楚明心的話,轉身走向監控室,自己調監控。

洪文富都不敢阻攔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“老婆,你聽我解釋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啪!

李桂英一巴掌打過去,打得他直接懵掉,道:

“你知道葉醫生是什麼人嗎?”

“什麼人?”洪文富下意識問道。

李桂英說道:“我二哥來金陵是為了什麼?”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好像說是請神醫去給丈母孃看病。”

“那位神醫就是你眼前的葉醫生。”

洪文富的腦光嗡嗡響,如晴天霹靂。

難以置信地看著葉凡。

腦子空白。

“常浩蕩,你站住!”

李桂英注意到常浩蕩準備偷溜,馬上喊住。

常浩蕩麵部扭曲,一臉苦相,看來是走不了了。馬上陪著笑臉,走過去,說道:

“嫂子,一切都是我的錯,是我故意針對葉凡和楚明心的,不關洪主任的事。”

洪文富看了他一眼,送過去一個點讚的眼神。

會說話、會做事。

李桂英冷哼一聲,說道:“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,但你針對葉醫生,就是針對我李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