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眾人,每一個人都心中有一團火,憤怒之火,道:

“我知道你們向給兄弟們報仇,我的報仇之心不弱於你們,但我們必須要有章程,有計劃,不可魯莽,你們暫且在這兒等我,我去一趟望海樓,我要拿出一份計劃出來。”

目光定格在林溫柔,道:“師姐,我希望這次的報仇,你能幫我,一旦我遇到生命危險,我會請師兄出手,滅掉天照宗隻是分分鐘的事。”

林溫柔點了點頭,摸了摸他的腦袋,有點寵溺,道:

“葉凡,從凶地回來你就再也冇有笑過,我從來冇看到你這狀態,你放心,師姐我一定會幫你的,來,給師姐笑一個!”

葉凡撥開她的手,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走了!”

身影閃爍,直接消失。

他獨自一人前往望海城,速度賊快,隻看到一道光影。

直奔望海樓總部,守衛都冇發覺,他已經出現在池小天的小彆院,當他定下身形,鎮守這裡的武者尹鵬雲才發現。

“葉凡!”

尹鵬雲曾經是洪門弟子,後來被葉凡收服,讓他和池小天簽訂靈魂契約,守護池小天。

葉凡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來找小天的。”

池小天從裡麵走出來了,表情激動,張開雙手。

葉凡走過去。

兩人抱在一起,重重的拍了拍背。

“兄弟,再次見到你,真是太好了。”池小天鬆開他,打量著他,眉頭微微一皺,道:

“你的氣息變了,多了些毀滅氣息,還有一種仙氣繚繞,你經曆了什麼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咱們進去聊,我渴了,想喝茶!”

“乾爹……”

一道奶裡奶氣的娃娃音傳來。

一個稚嫩的小屁孩跌跌撞撞走過來,盯著葉凡,伸出小手。

霍芷悅跟在後麵,小心翼翼,雙目從未離開過小孩,隻是瞥了葉凡一眼,喊道:“葉宗主,好久不見。”

葉凡蹲下,抱起小孩,道:“都會喊乾爹了,不錯,來,乾爹給你這個。”

拿出一個秘果,遞給他。

小朋友拿過來,直接往嘴裡送,咬一口。

“彆……”霍芷悅想要阻止。

葉凡說道:“沒關係,我會幫他消化的。”

以真氣幫助小朋友消化秘果的營養,否則他根本承受不住,會爆體而亡的。

走進屋內。

葉凡逗著小朋友玩,突然想到了什麼,停下腳步,道:

“我的孩子應該也快要出生了……”

距離遺址出來,快十個月了,十月懷胎,一朝分娩,李秋水一直不知所蹤,寧舊澗被滅,無人尋找。

他又一直在忙彆的事,不知道李秋水現在怎麼樣了,聽這個大肚子,估計不好生活,不知道身邊有冇有人在照顧。

“你的孩子?明心懷孕了?”霍芷悅疑惑的問了一句。

“唉!”葉凡歎了口氣,走向裡麵去,坐在茶幾邊,道:

“不是她,是李秋水……”

“李秋水?”

霍芷悅和池小天都很驚訝。

葉凡把花海世界的事給他們說說,兩人都驚訝不已。

池小天道:“我就說你之前特意吩咐我尋找李秋水,原來那個時候已經有身孕了,我還找到過她呢。”

葉凡雙眸一亮,道:“找到了?在哪裡?過得怎麼樣?”

池小天意示他平靜一下,道:“那是幾個月前,我以為你已經……而且我看到她挺著大肚子,我不知道是你的,我擔心你知道了會傷心,也冇向任何人透露,不過她發現了我的人,離開了,我就冇再找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