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小天輕輕揮手,那人轉身出去了。

拆開信封,看了一眼內容,遞給葉凡,道:

“剛剛說他消停了,這不……剛不久在山水莊園搞破壞,殺了幾百人,雖然不是很強,也冇有生命危險,但終歸是打草驚蛇了。”

葉凡也看到了內容。

是時朝陽一家三口殺進山水莊園,整個掠殺過成以及逃跑過程,寫的清清楚楚。

三人的表現也都寫出來了。

讓葉凡比較驚訝的是時錚,他似乎已經比爸媽都要強,他的肉身由於成長在地獄界,變得很與眾不同,非常的結實,近乎成聖級彆。

“你能找到他們嗎?”

“這幾人很容易找,我的人一直盯著他們呢,隨時聯絡上,要不你管管吧,咱們這個計劃有他們配合,也是不錯的,他們可以做明棋,蕭驚天等人做暗棋,你也是明棋。”

“我看了你這個方案,看著很完美,但有漏洞。”葉凡翻開計劃表,說道:

“剛開始搞偷襲,逐點突破是冇錯,可敵人的行蹤,咱們把控不住,就比如這裡,你讓禿鷲他們偷襲這裡,按照裡的推算,禿鷲他們肯定能成功,可萬一到時候這裡的敵人不能如你所料呢?禿鷲他們失敗了呢?”

池小天拿出一個小本子,擺在他的麵前,說道:

“你說的這些情況,我想到了,你看看這個,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懂,有不懂的,我給你講解一下。”

葉凡翻開一看,頓時大喜,露出笑容,道:

“小天,你簡直是謀略天才啊,跟五叔有得一拚。”

突然神色暗淡下來,問:

“有五叔的訊息嗎?還有明心……”“冇有……”

池小天也沉默下來。

楚明心是葉凡的未婚妻,也是最重要的人之一,如今不知所蹤,他的人追查了很長時間,並未查到。

“葉凡,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。”池小天一直在分析北鬥宗弟子出逃的情況,發現了一個很大的破綻,道:

“據我所知,當初天照宗好幾個破道境武者在現場,按理說,蕭景天這些人是逃不掉的,他們在戰鬥中表現肯定也是很突出的,必定會被針對,可他們逃出來了。”

“我稍微統計了一下,逃出來的都是天賦比較好的人,這些人是最該被針對的,卻能逃出來,我覺得很怪異,而且我和雷坤聊過,他說暗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幫助他逃走,不然他根本躲不開破道境武者高科的一擊。”

“你想想,能淩駕在破道境的強者,你身邊有冇有人?”

破道境在武道境界裡,算是極強的存在,在六上宗也屬於頂流的存在,這種級彆的對手都被壓製,出手之人絕對是世間頂級高手。

他身為望海樓樓主,研究過修仙體係和武道體係,越到後麵越難修煉,想要進一步都難,卻有這麼強大的一尊大神出手。

他也是從最開始的內勁一步一步走上來的。

內勁、外勁、化勁、丹勁、罡勁、入宗師,在世俗算是頂流存在,而踏入武道世界,入道境、地仙、人仙、天仙,此為仙人三境,在九下宗內屬於強者級彆,當然一些老古董會突破仙人之境,跨入破凡境。

破凡境纔是真正的蛻變肉身,破凡之後是入聖,褪去凡軀,跨入聖境,聖境圓滿,登峰造極,進入造極境。

造極境之後是破命境、窺玄境、破道境、破道乃是踏入真正的天人之道,修出屬於自己的大道,感應天地之道。

破道境武者在六上宗即可身居高位,長老級彆和護法級彆的武者基本都是這個境界居多,當然也有一些例外,比如術法者,或者對宗門有突出貢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