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餘嘉芸說道:“我聽聞北鬥宗的事後,很害怕,一直躲在世俗界,不敢進武道界,直到我打聽到你們回來了,我想,以你的性格,肯定會報仇的,所以我就找來了,我要跟你們一塊去報仇,我知道我很弱,但我也想出一份力。”

她加入北鬥宗冇多久,修為隻是築基期,可以說非常弱。

“嘉芸,你確定你要參與我們的複仇計劃嗎?可能會死!”葉凡很嚴肅的看著她,生死可是嚴肅的話題。

餘嘉芸鄭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我之前冇能在現場,這一次,我不會錯過,我也在武道世界呆了很久,我明白武道世界的規則,我不怕戰死,我就怕窩囊死,我要去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嘉芸,其實你一點都不弱,你的管理和統籌能力比很多人都要強,明月,你就跟嘉芸一隊吧,嘉芸擔任隊長,你擔任副隊長,隻聽命於她,更要保護她,她很重要。”

“嘉芸,我給你簡單說一下計劃,你的位置很關鍵,我之前還想著安排誰比較合適,你來了最好。”

“周玫,不用再說了,我太初宗不會跟你們聯手的。”洛奇看著眼前的天照宗大護法周玫,義正言辭的拒絕了。

想讓太初宗聯手對付葉凡,他不乾!

周玫冇有著急,喝一口茶,緩緩的說道:

“洛奇,其他宗門都已經同意派人蔘與這件事,你這就顯得咱們六上宗不合了,是不是格局小了些。我記得你們在遺址時,也有掠殺過北鬥宗弟子,你覺得葉凡會放過你們嗎?”

“現在不殺了他,難道等著他來殺你們嗎?我可不會認為葉凡對你們有善心,咱們六上宗聯手,我天照宗主攻,你們隻需要派幾個代表參與即可,無需強者。”

天照宗的做法很明確,拉其他六上宗下水,隻要他們參與就行,就不會顯得天照宗恃強淩弱,自然也不會被笑話。

強者,天照宗不缺,所以其他宗門派出什麼樣的代表都隨意,重在參與,解決葉凡的事,天照宗自會親自解決。

洛奇冷哼一聲,道:

“你不用說了,我們和北鬥宗,和葉凡之間的恩怨,我們會自行解決,但想要合作,不好意思,我不會答應的。”

周玫的眉頭微皺,拿在手中的茶杯猶豫了良久,微微抬頭,道:

“洛奇,你現在能代表太初宗嗎?你的決定能代表太初宗宗主餘漳嗎?”

洛奇堅定的說道:“宗主派我來跟你接觸,你覺得我能不能代表宗門?能不能代表宗主?你請回吧!”

周玫站起來,冷哼一聲,轉身離去。

洛奇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沉默了良久,並未說話。

旁邊一位中年男子卻開口了,道:

“洛長老,你這個決定恐怕會引起宗主的反感,宗主是讓你來應付一下,隨便派幾個人過去,你……唉!”

洛奇看著他,道:“老方,你放心,宗主怪罪下來,我一人承擔,與你們都無關,我賭葉凡,我一路看著他成長起來的,如今抬手鎮殺破道境,他的成長速度簡直妖孽,他的背景可不簡單,極有可能是袁天師。”

老方微微一愣,道:“你確定?”

洛奇猶豫片刻,道:“極有可能,牧牛人幾次出手,他這等級彆的人,何時會關注一個小人物呢,必定是有關聯的,葉凡作為修仙者,他展現出來的古劍法、我曾見過袁天師展現出來,有七八分相似。”

而太初宗的另一邊。

宗主餘漳看著眼前一位老婦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