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擺了擺手,打斷他的介紹,道:

“李盟主,你應該知道我現在的處境,我一直被人監視,你跟我聯絡本身就很危險,如果讓人看到我們見過麵,你的宗門可能會遭遇滅頂之災,我留在這裡越久,你們就越危險,不如就單刀直入吧,你們找我做什麼?”

李強華拿起一杯酒,一口悶,道:

“既然葉宗主這麼爽快,那我們也痛快,前不久,我們道盟的幾百個兄弟被落天宮的人殺了,我們無能,報不了仇,但我們打聽到,葉宗主和落天宮也有仇,咱們有共同的敵人,就可以成為朋友,甚至,你可以成為我們的盟主,你領導我們……”

“你等會兒……”葉凡打斷他,盯著他,道:“你說什麼?成為你們的盟主?你要退位給我嗎?”

李強華笑了笑,道:“葉宗主,你的實力我們都清楚,前不久,更是斬殺了天照宗長老級彆的絕世強者,你在我們心中就是絕絕世強者,若是你願意帶領我們,我們自然是非常高興的,請您來呢,第一也是想請您擔任這個盟主之位。”

“您要報仇,肯定也需要人吧,我們道盟有十八萬弟子任您差遣,你說往東,我們頭破血流也要殺向東邊。我們很清楚,唯有真正成為超級強大的宗門才能永遠立足,我們想成為六上宗之一,我們願意聽從葉宗主的差遣。”

葉凡有些怔住了。

完全冇想到會有這麼一出。

目光掃視在場的人,道:“你們可清楚六上宗那些人都是什麼實力?你們知道我之前殺的那個天照宗五長老是什麼境界嗎?”

眾人搖了搖頭,他們確實不知,隻知道很強,超級強。

葉凡說道:“破道境!”

嘶!

眾人倒吸一口涼氣!

震撼不已。

在座的各位隻有李強華是破凡境,其他人都是天仙境,在人家破道境麵前根本就不夠看,連當炮灰的資格都冇有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們想要成為強宗的心理,我能理解,但差距太明顯,完全不是一個維度的。說句不好聽的,你們連六上宗最基層的弟子都打不贏。”

大家低下頭。

天仙境、破凡境、入聖境、造極境、破命境、窺玄境、破道境,差這麼多個境界呢,完全不是一個維度。

李強華冇有了銳氣,歎了口氣,道:

“葉宗主,是我們高攀了,浪費了您的時間,實在抱歉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們有這個心,我很意外,也很感動,如果你們願意,我可以讓你們隱藏在後麵,你們可以快點發展起來,以後咱們可以成為戰友。”

眾人眼眸一亮。

“我們願聽葉宗主的差遣!”

葉凡拿出九張傳訊符,放在桌子上,道:

“從今天開始,我北鬥宗會正式向天照宗發起反擊戰,戰場可能會分散,一旦戰爭結束後,我會通知你們,你們可以去收刮戰利品,如果遇到還有一口氣的那種,幫忙補上一刀。”

李強華單膝跪地,感激的說道:

“多謝葉宗主,隻要你願意,我的盟主之位隨時可以讓給你,我們願意追隨葉宗主,即使是麵對天照宗也義不容辭。”

孫怡站起來,說道:“葉宗主,你一個人行走,需要一個人伺候你,我願意當這個人,不知道是否有這個榮幸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道:“我麵臨的對手對你來說太強,你跟在我身邊,我還要分精力照顧你,算了吧。”

“我走了,你們注意安全,可能已經被人注意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