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遠處看,彷彿踩在即將落下的夕陽上,整個人也有些泛紅,那是夕陽殘虹映照的效果,將他的身影拉得很長,身形襯托得很大,彷彿有五米高。

手持一把利劍,劍氣肆虐狂暴,劍意凜冽。

抬劍!

劍光照耀萬裡,劍芒直逼天際,橫陳在巨大的殘陽中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劍勢洶湧澎湃,劍芒淩厲強大,一斬而下。

冇有更多的言語,以劍會敵。

劍芒直逼萬裡之遠,彷彿從山峰之上劈下,欲要將三座山峰劈成兩半,在殘陽的映照下,劍芒都變得有些殘紅。

“區區九下宗的小子,你敢來……額……”

巨劍斬下,裡麵的強者出來了。

同時出現十幾位窺玄境武者,還有兩位破道境武者,揮動手中兵刃,殺出無儘殺勢,頗有橫推山海的強勢。

而籠罩在這裡的陣法也被啟動,這是一個綜合陣法,閃爍著陣法光芒,一條條紋理非常清晰。

迎接著利劍殺芒下來。

“斬!”

鏘鏘鏘鏘……

劍芒首先觸碰到的是殺出陣法之外的武者,橫推而來的強勢殺芒。

星火激射八方。

強橫的殺勢被這一劍破了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“怎麼會……啊……”

他們難以置信,儘管聽聞過葉凡的強大,但真正親臨時,還是很震驚的。

如果不是聽聞葉凡曾斬殺破道境高科、以及任翼等人,也不會有這麼多強者同時現身,本以為足矣。

看來還是小瞧葉凡的戰力。

劍勢被破,劍芒被擊碎,所有人都被擊飛,鮮血不斷狂飆,血肉橫飛八方。

有八位直接被斬碎肉身,神魂驚恐逃亡。

“想逃?”

無形中有一股毀滅的氣息追逐而去,纏住逃跑的神魂,憑空捏爆。

神魂狀態是很弱的,冇有戰鬥力。

嘭嘭嘭……

肉身健在的武者砸向遠方,其中兩位破道境武者砸向聳立的三座高峰的半山腰,山峰直接夭折,從中間斷下來。

上麵的建築物、巨樹滾塌下來,鳥獸驚走,十分慌張。

而這一劍並冇有因為這些人被擊飛而結束,依舊往下斬殺。

噹!

觸碰到陣法,發出巨大的聲響,整個陣法震盪起來。

出現了裂痕。

暗中控陣的人遭遇到反噬,生死未知。

快速出現十幾個金燦燦的封印,撐住即將爆破的陣法,連地下的某些地脈都被拉扯,搖曳起來。

終於還是穩住了。

儘管出現了明顯的裂痕,但並冇有破碎。

“快,撐住,這個陣法算是廢了,撐不住他的第二次出手。”

一位老者麵帶懼色,手持一把黑色長刀,刀威震震,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,隨時殺過去。

很多原本居住在山峰之上的人逃下來,身為武者,他們並未受傷,隻是家園被毀而已。

“列陣,迎敵!”

“都說葉凡很強,但我不信,隻要他敢入我陣中,我便可殺他。”

這裡足足有三萬多武者,聽到號令,近一半的人在行動,他們在列陣,排兵佈陣,迎接強敵。

抬頭看天。

殘陽很紅,像血一樣紅。

葉凡已經再次抬劍,第二劍即將要來。“他終於動手了!”

太初宗,洛奇站在不遠處,身邊還有幾個人,望著前方的葉凡怒斬一劍。

“洛長老,這就是你看好的那小子?”身邊的一位老婦有些不解,眉頭微皺,道:

“他不能一劍破陣,說明實力還是不夠強,單憑他一己之力,想要覆滅天照宗,完全不可能,你還在我麵前誇讚他為年輕一輩第一人,我看不過如此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