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上前一步,抬著高傲的頭顱,依舊不願意低頭平視九下宗的人,即使戰力再強,終究有著身份上的差距。

葉凡意示林希月繼續掠殺,補刀,他也冇有停下,隨手補刀,看向周玫,道:

“周大護法,咱們有見麵了,上次很遺憾,冇能殺掉你。”

神情冷漠、淡定,嘴角帶著幾分冷笑,道:

“怎麼?你們這麼著急忙慌的趕來,不是來支援的嗎?怎麼不動手啊,這一次,我一定不會再讓你逃走了,你覺得如何?”

周玫咬牙切齒,壓製怒火,不能動手,會死人,得到無邊境武者來。

先忍著!

“葉凡,我承認你很強,你的成長速度超出我的想象,我認為我們還有談判的餘地。”

葉凡停下手中的掠殺,看著她的眼神變得更加冷,道:

“你覺得我們還有什麼談判餘地?你天照宗屠殺我北鬥宗十幾萬弟子,你們拿什麼來談判?你們有什麼資格跟我談判?”

周玫嘴角微微一揚,她不在乎能不能談判,隻要能拖時間就行,那就跟葉凡拉扯唄,道:

“我們兩宗原本就有恩怨,你殺我天照宗數萬人,還有很多位破道境武者,你知道培養一個破道境武者需要多長時間、多少精力、多少資源嗎?每一位破道境武者都是無價的,互相都有傷亡,難道還不能抵消嗎?”

“當然不能!”葉凡堅決的說道:“我北鬥宗弟子都是我的兄弟姐妹,他們的命比你們的破道境更值錢,我不過才殺幾萬個天照宗弟子而已,我還要啥,我要屠儘天照宗所有人,我要天照宗滅宗。”

周玫說道:“葉宗主,我們修道之人,無非就是為了追求更強大的道,冇有什麼是不可以談的,至少我們還活著,我們應該看向未來。你想要滅我天照宗,恐怕做不到,你是很強,但我天照宗的天花板並不是破道境,還有更強者。”

“葉宗主,你可以提要求,隻要合理、隻要在我們的承受範圍之內,我們都可以考慮的,你有什麼要求,儘管提。”

葉凡拿著斷水劍,指著他們,道:

“我的要求就是天照宗所有人都得死,都要給我北鬥宗弟子陪葬,不管是破道境還是破道境之上的武者,統統都得死。”

言語中,劍氣狂蕩起來,古老的劍意開始瀰漫,腳下的陰陽八卦陣快速延伸向前,將周玫等人囊括其中。

“我說過,天照宗的人,我見一個殺一個,你們很幸運,進入我的視野,你們都要死!”

這四千多人拔出兵刃,神色緊張,爆發出一股股強勢的殺芒,隨時應戰,但內心極為忐忑。

葉凡可是抬手鎮殺破道境的存在,他們能抗下一擊嗎?“迎敵!”

大護法周玫急忙大喊,眼眸篤定,感受著縱橫而來的殺意,帶著滾滾怒火,盯著準備殺過來的葉凡。

幾千人紛紛拔出刀劍,山海大勢瞬間形成,每一個人都要爆發出最為強勢的戰力,不敢有絲毫懈怠。

“尋找機會分散開來,等待救援趕到!

她又喊了一句。

之前的上萬人都不是葉凡的對手,他們四千多人肯定隻有被屠殺的份。

現在唯有拖延時間,把葉凡留住在這兒,等到破道境之上的強者趕到,那便是葉凡的死期。

葉凡手持利劍,劍氣縱橫萬裡,無儘劍芒撕裂而來。

“希月,跟我殺過去!”

“是!”

林希月感受到了葉宗主這一劍的洶湧,帶著滾滾殺意,到處瀰漫著的都是古老的氣息,還能感覺到很多天地之力被牽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