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道之力與劍意共鳴、萬物之力為他所用。

林希月曾經跟隨林溫柔一段時間,對於修仙之道有所瞭解,見到葉宗主表現出來的這一氣勢,還是很震驚的。

緊跟葉宗主的腳步,揮動手中利劍,化出一道淩厲的劍芒,撕破虛空,很強,但在葉宗主的劍勢之下顯得很弱,不是一個級彆。

她的手中劍似乎被葉宗主牽動起來的萬物之力、毀滅氣息加以附著,變得更強,超出她的想象,令她非常興奮。

兩人的速度極快,踩著腳下陰陽八卦陣,化作兩道光影,殺向人群中。

鏘鏘鏘……

一道道刀光劍影,伴隨著一聲聲慘叫,一具具屍體橫飛,一朵朵鮮紅的血花綻放在空中。

兩人宛若真龍入海,狼入羊群,廝殺出兩條道來,穿越人群,殺敵無數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我不服……”

縱使有不甘心,但麵對葉凡的絕對殺芒之下,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。

鎮守在最前方的周玫更是第一個被殺,身軀被劈成兩半,神魂俱滅,徹底死去。

連林希月都有些驚呆了。

她的修為不算高,麵對窺玄境武者,她不敵,可這一刻,窺玄境武者卻死在她的劍下。

那是因為窺玄境武者已經被葉凡的劍勢所壓,戰心崩潰,她的戰意漸濃,逆襲斬殺。

道心對於戰鬥來說非常重要!

兩人穿越人群,身上沾滿了鮮血。

同時停下腳步,回頭看去,屍體鋪路,鮮血橫流,耳邊傳來動聽的痛苦呻吟。

林希月猛然轉身,抬手舉劍,欲要再殺。

“走!”

葉凡抓住她的手,縱身一躍,跳入高空,快速遠離此地。

林希月有點懵。

眼看敵人戰心崩潰,抬手便可斬殺的好機會,怎麼突然就離開了?

“葉宗主,這麼好的機會,怎麼突然……”

“任務完成就要走,不能妨礙其他任務線。”

兩人奔走在空中,速度極快。

葉凡消滅這裡,隻為給餘嘉芸等人更好的潛伏,為了更多的計劃,並不打算在這裡跟天照宗決一死戰。

他們倆突然的離開,圍觀的人都還冇反應過來,一臉懵。

“這……這就走了?”

“不應該啊,再來一兩招,這些人就全都死了,為什麼要走?”

“還能為什麼,肯定是天照宗更強的武者已經在趕來的路上,葉凡肯定得跑路啊,他也怕死。”

“估計從今往後,天照宗的無邊境以下弟子都不得安生,葉凡隨時可殺,隨手可斬。”

“……”

話音剛落。

一道身影從空中踏來,是一名老者,浮現在空中。

“師祖……是武寬師祖!”

“師祖來了,葉凡呢……”

“他跑了……”

重傷的天照宗弟子憤憤不平,心中咒罵葉凡。

老者緩緩落下,來到低空,俯視而下。

一片狼藉,到處都是天照宗弟子的屍體,空氣中瀰漫著的是血液漂浮的味道,地上躺著的屍體,他還認識一些,都是他曾經比較看好的後生,甚至還有幾個是他親自指導過的,雖無師徒之名,卻也有師徒之實。

他的臉色變了,很冷,發出低沉的聲音:

“凶手何在?”

一位窺玄境武者爬起來,艱難的來到老者麵前,恭敬道:

“師祖,葉凡他跑了,他跑了!”

“跑了?”老者冷哼一聲,怒火逐漸瀰漫,道:

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他是哪個宗門的人,我親自去滅了他的宗門,我要讓他的整個宗門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