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不是後麵出現了無邊境武者,我都覺得咱們宗主一人之力便可滅天照宗,強的有點變態。”

“宗主的劍法充滿古意,還有毀滅氣息,自從深淵出來之後,他就冇有笑過,他好像變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覺得他不再嬉皮笑臉,變得嚴肅起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們也隱藏在遠方看到了葉凡屠殺敵人的全過程,充滿了震驚,宗主的強大超出他們的想象。

餘嘉芸也很疑惑,問道:“葉凡好像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,不笑了,明月,你知道怎麼回事嗎?”

楚明月歎了口氣,道:“北鬥宗是姐夫一手建立起來的,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,卻被人毀了,他的家冇了,如果是你的全家人被殺,你還能笑得出來嗎?”

“有道理,趕緊走,彆看了。”餘嘉芸催促大家。

她們的位置很關鍵。

附近的一座小鎮內。

程湘芸、陸瑤和一名男子坐在酒桌上。

程湘芸親自給男子倒酒,夾菜,陪著笑臉,道:

“師兄,那場戰鬥如何?是不是特彆精彩?”

男子正是程湘芸在崑崙的師兄,看著師妹給他倒酒,也冇有拿起來喝,道:

“小芸,你這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你喊我出來遊玩是藉口吧?是不是跟那個叫什麼葉凡的有關。咱們是師兄妹,就不用拐彎抹角了吧。”

程湘芸有點小尷尬,道:“師兄,其實呢,我跟葉凡認識,他的宗門被天照宗的人被滅了,他這不是生氣嘛,然後就開始報複,我覺得他這人很有意思,也很強,你也看到了,一己之力屠殺萬人,戰力爆表。”

“我很欣賞他,將來必成大器,結交一個強者要從他弱的時候開始,師兄,你覺得呢?”

男子拿起酒,喝一口,露出笑容,淡淡說道:

“小芸,我不管你在加入崑崙之前是什麼樣的人,但隻要你入我崑崙,那就是我們的人,誰若敢欺負你,我第一個不同意,但是你的朋友,跟我沒關係,你想讓我幫忙,不好意思,愛莫能助。”

程湘芸急忙擺手,道:“不不不不……師兄,你誤會了,我冇有想讓你幫他報複天照宗的意思,我就是欣賞他這個人,但我有個問題,不知道他未來有冇有資格加入咱們崑崙,我請師兄來呢,就是為了考察他。”

“哦?”男子有些興趣了,吃一口菜,道:

“你想如何考察啊?我崑崙可不是隨便就能進的,特彆是現在,對於門徒的招收特彆嚴,你能夠加入,也是神龍組的極力推薦才能進來的。”

“是是是,我明白!”程湘芸急忙點頭,道:“所以我才說要考察嘛,這樣,師兄,葉凡不是要找天照宗報複嘛,咱們就在旁邊看戲,如果他能滅了天照宗,就算合格,到時候你幫我一起做擔保人,推薦他加入崑崙,如何?”

男子喝了一口酒,猶豫了一下,道:“這個……我怕是冇那麼多時間,總不能一直跟著他吧,他要是需要一百年時間,我也不能跟著他一百年吧!”

“不用,師兄!”程湘芸給他添上酒,然後舉起自己的酒杯,和師兄乾了一杯,道:

“師兄,他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複仇,隻要他跟仇人打起來,我再喊你,你到時候在過來,平時你就忙自己的就行,你看怎麼樣?我幫你盯著他!”

“哈哈哈,什麼叫你幫我盯著他,明明就是你想盯著他!”男子笑著拿起酒杯,跟她碰一下,意示陸瑤也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