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帶著陸瑤離開,拉開距離,並未徹底離開。

“那兩個是神龍組的人?”

“程湘芸和陸瑤已經脫離神龍組,現在是自由人,估計也加入北鬥宗了吧。”

“加入什麼北鬥宗,北鬥宗已經被滅了,哪還有北鬥宗啊,葉凡惹怒了天照宗,他們也會死的。”

“葉凡很強的,想要殺他,談何容易。”

“你忘了,無邊境武寬已經現身,就是為了斬殺葉凡,連這種級彆的人都出來了,葉凡還有活路嗎?必須死,隻是遲早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黃昏降臨。

傳訊符有了異動,看了一眼,轉身,離去。

“去哪裡?”

“羅照城!”

“那裡已經接近文筆峰了,要開始正麵進攻了嗎?”

“確實開始進攻了,走!”

兩人一躍而起,消失在天際。

後麵一大堆人追蹤著。

都想知道葉凡如何報複,也想看看驚世之戰。

目前這個華夏武道界,最熱門的話題有兩個,一個是邊陲魔鬼之角的凶劍,一個是葉凡和天照宗的複仇。

天照宗管轄範圍內,蘭洋湖。

這裡是天照宗九長老的居所,籠罩了整個湖麵,以及附近的山嶺。

到處都是人在議論紛紛。

談論的都是關於六護法龐高居所的慘狀,弄得不少人,人心惶惶。

“聽說那個九下宗的人很強,而且他愛搞突襲,不知道我們這裡會不會是他的下一個目標。”

“彆胡說,自己嚇唬自己,總部那邊已經派出師祖武寬前輩,而且還有人在監視葉凡的一舉一動,他很快就死了。”

“希望吧,彆來咱們這兒,我可不想死。”

“彆瞎想,師尊已經前往總部,共同商議斬殺葉凡之計。”

“不得不說,一個小小的九下宗之人,能把咱們弄得人心惶惶,也算是第一次了。”

“師尊離開之前,讓我們加強戒備,你們都打起精神來。”

“陳琳前輩正在那邊宴請貴客呢,還有一些人過來,咱們可得看緊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邊一戰,給他們敲響了警鐘。

陳琳是九長老蔣心遠的老婆之一,也是最受寵的一人,今日宴請不少好友前來。

其中就來了那麼幾個不速之客——蕭景天以及他的隊友們。

成功潛伏進來。

他們偽裝而來,來到宴會現場。

“師兄,這……這失策了,好多強者!”徐月婉的目光掃視著眼前的諸人,看到不少窺玄境武者。

按理說,他們對付不了這麼多人,外麵還有更多天照宗弟子。

蕭景天的目光也在掃視,道:

“不要慌,池樓主說了,咱們有內應,可以幫助咱們完成這次任務。”

“內應?哪兒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看不出來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名女子走過來,很隨意的說道:“幾位,很麵生啊,怎麼來的?”

蕭景天馬上恭敬的說道:“回呂備前輩,我們是跟師兄一起過來見見世麵的。”

呂備突然伸手攔住他的腰,有點嫵媚的說道:

“小哥長得很俊啊,你師兄是誰,我跟他把你要過來,你覺得如何?”

這一反應,讓蕭景天有些發懵。

但現在不能暴露,隻能忍著。

呂備更是變本加厲,攔住他的腰間的手稍微一用力,將他拉入懷中,嘴巴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,弄得他渾身一顫,血液有些沸騰。

剛想要說什麼,想把人推開,耳邊卻傳來嚴肅的聲音:

“小子,彆亂動,我會協助你們的行動,彆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