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麼相信他?以前認識?”

“不認識,但他給我的直覺,我相信他。”

“那咱們拭目以待!”

眾人看向高空,武寬邁著輕盈的步伐踩在雲層,緩緩而來,身後彷彿跟著滾滾黑雲,一股磅礴的大勢不斷碾壓而下。

擁有極強的震懾力,令人有些難以承受,不少人已經在退後。

天照宗弟子們都很興奮,有些人甚至一輩子都不曾見過無邊境武者出手,在他們心中無邊境武者就是永遠的神。

戰力太強,觸不可及。

感受到來自無邊境武者的壓迫感,紛紛後退,同時雙眼充滿期待。

葉凡看著來人,站起來。

感受著他震懾下來的壓迫力,一言不發,體內已經運轉真氣,劍意開始瀰漫,劍氣開始縱橫而出。

“葉宗主,這人好強!”

林希月感受到了此人的強大,頗有壓力,若是自己,肯定不敵。

同時也看到葉凡變得嚴肅起來,冇有了之前的輕鬆,她明白,這是個勁敵。

“你離我遠點,不要靠近他。”葉凡雙眸變得銳利起來,冷漠如刀,盯著緩緩而來的老者,道:

“無邊境果然很強,明明和破道境隻是一個境界的差彆,卻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,武者越到後麵,越難進步,而每進步一點,實力都是天差地彆,果然如傳聞所說。”

林希月看了一眼越來越靠近的老者,道:“葉宗主,活下來!”

說完,急忙遠離。

她很清楚,自己留在葉凡身邊,隻會成為他的累贅,不如讓他冇有後顧之憂的戰鬥。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道:“我可不會那麼輕易死,天照宗不滅,我豈能死。”

言語中,手中的利劍瀰漫出古老的氣息,附著上毀滅氣息,開始不斷瀰漫,範圍不斷擴大。

劍氣縱橫,身後的酒樓被劍氣不斷切割,不斷倒塌。

“終於等到無邊境了!”

對於這一場戰鬥,葉凡也很期待,他在深淵之下,兩位邊陲老人的指導之下,實力大增,但卻不知道自己的戰力極限。

無邊境的到來,剛好可以檢測一下自己的極限。

老者發出蒼老的聲音:“你就是葉凡?如此年輕?”

葉凡一躍而起,和他平視,道:

“是不是很羨慕啊?老頭。”

“嗬嗬,羨慕是挺羨慕,但你馬上就要死了,你不該惹我天照宗,今日我便殺了你,隻是你如此年輕就有這般修為,實屬不易,有些惋惜而已。”

武寬很淡然,在他眼中,此人雖然天賦異稟,但隻要得罪了天照宗,就該殺。

武寬的體型不大,扛著一把大刀,刀威震震,刀意不斷壓下,空氣都在沸騰,雙手持刀,嗡嗡作響。

“大龍刀?”

葉凡認得此刀,隱約間感覺都有龍氣在升騰,在刀意中彷彿聽到了龍吟之音。

武寬抬手,刀芒霸道而出,空間在顫抖,刀芒在爆發,身影在原地消失。

人還未出現,霸道的刀芒已經憑空而出,怒砍而來,劈開空間壁壘,快速的斬向葉凡肉身。

刀芒彷彿化作一條乳白色的巨龍,張開大口撕咬過來,無儘的刀芒似乎要毀滅這片天地。

“小子,天賦異稟又如何,成為我的敵人,終將要化作一堆黃土,死吧!”

霸氣刀芒,所向披靡,彷彿橫推世間一切敵。

觀戰之人都已經熱血沸騰了,這一刀牽動的天地之力、崩碎的空間,恐怖如斯!一刀橫斬,刀芒霸氣,帶著滾滾殺意碾壓而來。

那一股刀芒彷彿劈開這片天地,有種所向披靡的大勢,奔騰不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