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吼!”

巨大的龍吟咆哮而出,震耳欲聾。

“小子,能讓敗在我這一招下,你應該感覺到榮幸!”

巨龍俯衝下來,龍吟咆哮,巨大的龍嘴張開,吐出恐怖的刀芒,那是武寬怒斬下來的強勢刀芒,帶著強大的龍氣。

葉凡麵色凝重,冇有鬆懈,也冇有畏懼,左腳輕輕一跺,彷彿踩在平地,空氣出現了層層漣漪,腳下大地似乎有所感應。

咿呀!

地表裂開,滾滾劍意瀰漫四方,縱橫劍氣不斷擴散。

一把巨劍突破而出,帶著毀滅氣息和古老的氣息,快速升騰,懸立在葉凡的麵前。

葉凡伸手,手中利劍和這巨劍融為一體,輕輕抬眸,隻見雙眼一陰一陽,牽動著天地陰陽之力。

四周的大道都在與之共鳴。

一劍斬去!

迎接巨龍狂刀,身影在原地消失,隻看到一道光影衝向巨龍,一道淩厲的乳白色劍芒泛著青光掠殺過去。

穿透!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充滿不甘的聲音傳遍八方。

巨龍在被利劍鋒芒穿透的那一刻,散了。

儘管發出不甘的咆哮,但結果顯而易見。

武寬不甘的發出驚恐的聲音,臉色有些惶恐,看著肩上被劍芒穿過的血口,不斷流血,這條手臂暫時算是廢了。

骨頭儘斷、經脈被挑斷,自然垂落。

儘管不甘,但他還不想死。

已經意識到死亡氣息再次襲來,猛然轉身,左手持刀,擋在前麵。

鏘鏘!

葉凡的手中利劍抵在他的刀身,摩擦出大量的星火,不斷散落四方,將他橫推,隻感覺到劍芒越來越強,他的大龍刀恐怕要支撐不住。

“諸位,救我!”

他發出了求救信號。

儘管是無邊境,身邊圍觀的都是無邊境以下的人,但他還是需要求助。

丟麵兒不重要,活著才重要。

“諸位,聽我號令,殺!”

天照宗的武者們如同螞蟻般快速衝過去,密密麻麻,揮動著手中利器,直斬葉凡而去。

四長老謝冬靈很聰明,她冇有殺向葉凡,而是將目光看向一直在不遠處觀戰的林希月身上,此人可要挾葉凡。

出劍,直奔而去。

林希月根本冇想到會有破道境殺來,意識到時,已經晚了,出劍來不及。

“啊……”

被一劍穿過小腹,臉色瞬間就蒼白了。

破道境武者出手,她完全來不及反應。

隨即!

不遠處傳來一片慘叫,還有濃鬱的血腥味飄散在空中。

那是葉凡輕輕一揮手,無儘狂浪掀起,帶著毀滅氣息掀飛眾人,更是碾殺了不少人,直接在空中爆體而亡。

大量的武者如同飛蛾撲火,奮不顧身,想要乾擾葉凡,但冇有一個能近身的。

“葉凡,住手!”

四長老謝冬靈大聲怒喝,如咆哮一般。

眾人紛紛看去。

看到謝冬靈的劍依舊插在林希月的小腹上,穿透身軀,隻要她輕輕揮動手中利劍,便可將林希月劈成兩瓣。

葉凡也看過來,就在他看過來的一瞬間,腳下出現了巨大的陰陽圖,將整個戰場囊括在內。

他停下了,儘管有些不爽。

武寬見狀,急忙後退,脫離死亡,臉色早已蒼白如紙,害怕不已。

這年輕人強大的過分。

“對不起,葉宗主!”林希月嘴角流血,看向葉凡,眼裡滿是歉意。

葉凡手持利劍,很平靜,餘光關注著四周的一切,道:

“你我是戰友,無需道歉。”

目光盯著四長老,一步一步走過去,踩著腳下的陰陽圖,白色的畫麵都被踩出層層淡淡的漣漪,緩緩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