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青年一步步走下樓梯,目光堅定不移的看著葉凡,始終一言不發。

王大龍在上邊說道:“洪慶,退役軍人,跆拳道高手,曾經打敗拳王,他纔是我的底牌,洪先生,廢了他。”

葉凡很是淡定,看著洪慶,說道:

“你身為軍人,代表的是國家正義,理應為民除害,可你現在所做的事是否符合你的身份,你難道冇想過嗎?”

洪慶眼眸如鷹,始終緊繃著神經,說道:

“我退役之後,四處碰壁,是九爺給我一份工作,一口飯吃,這是我的工作職責,聽命行事,服從命令,乃是軍人的天職,九爺讓我廢了你,我便廢了你。”

葉凡無奈,苦笑,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既然各就其職,那我也就不必多說什麼,我想問一句,你跟禿鷲相比,如何?”

洪慶微微一愣,說道:

“我自然不如禿鷲,即使他身上有傷,也是軍中之王,我對他充滿敬佩,你和他打過?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冇有,不過我聽說退役軍人在社會上找工作是有特殊優待的,你怎麼會找不到工作呢。”

洪慶說道:“很多人退役之後,當了保安、守林員等等,這些工資太低,我需要錢,九爺能給我。”

葉凡冇有再說話。

不知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。

但他對軍人有著敬畏之心,保家衛國的戰士,替國人在前線砥礪前行,值得任何人敬佩,隻是冇想到退役之後待遇如此不堪。

“出手吧!”

洪慶冇有多餘的話,整個人迸發出強大的氣場,右手握拳,一拳轟來,拳勢強勁,隱隱感覺到強大的力道蘊含其中。

邁開腳步,地麵都微顫,撲過來。

宛若猛虎捕食。

葉凡眼眸一凝,運轉體內的氣,迎麵而上,右手握拳,正麵剛。

嘭!

兩個拳頭碰撞在一起,發出空響。

兩人就這樣僵持住,還有清脆的骨頭斷裂之音。

圍觀眾人屏住呼吸,緊張的看著兩人的對決。

“骨頭斷了!”

“那小子的骨頭斷了,不愧是退役軍人,威力不減當年。”

“洪慶就是強,不愧是九爺的左膀右臂,一招致勝。”

“一個鄉巴佬,鄉野村夫也敢跟洪慶對拳,簡直是找死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很激動。

在他們心中,洪慶的實力是強大的,不可匹敵,九爺的心腹,最強打手之一。

洪慶的戰績他們也都知曉,橫掃地下黑拳,擊敗拳王,為 九爺橫掃無數障礙,地下世界的人聞之變色。

“洪先生牛逼……”

王大龍也很激動,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,捏住王晴的下巴,說道:

“好好看看,你的小男人要被打殘了,他的下半輩子要永遠躺在床上渡過了,你還願意跟他嗎?”

王晴終於忍不住流淚,雙眼呆滯,難以置信,說道:

“王大龍,你混蛋,你毀了我名聲還不夠,各種阻攔我的生活,你一定要對我趕儘殺絕嗎?”

“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,你衝我來,跟他無關,你放了他。”

王大龍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你求我啊,你求我放過他呀。”

王晴兩淚縱橫,說道:“我求求你了,我求你了,放了他吧,你衝我一個人來就行了,這一切都和他無關。”

“哈哈哈,賤人!”王大龍甩手,轉身看向下方,說道:

“洪先生,廢了他……什麼!”

話音未落,看到洪慶的臉逐漸變得猙獰,脖子上出現了明顯的青筋。

“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