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明心瞪了葉凡一眼,說道:

“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你這是要乾什麼?要我跟你說多少遍,這裡是楊家的地盤,楊少還在裡麵呢。”

葉凡嘿嘿笑了笑,說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君子,我是小人,小人報仇,一天到晚,看到了,我豈能放過這次機會。”

“你……口舌之能!”楚明心直接無語。

想要直接把他拉走。

而裡麵的張揚已經朝著門口走過來。

服務員拉開門。

張揚的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,手中的紅酒杯砰地一聲,掉在地上,砸成碎片。

臉色刷一下,蒼白如紙。

裡麵的人紛紛看來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張揚連連後退,麵色驚恐。

林耀北至今仍在醫院,已然是個廢人,下半輩子隻能在床上躺著。

連一條瘋狗都栽在葉凡手中。

他的家世可冇林家深厚,下場隻會更慘。

還聽說林耀東死了,和葉凡有關。

葉凡比林家這兩人更可怕。

他如何能不慌。

慌得一批,慌到極致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看了名單的,名單裡麵冇有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來之前,他看了所有來賓的名字,確認冇有葉凡參與,他纔敢來的。

萬萬冇想到居然還會遇到。

葉凡邁開腳步,走進去,目光掃視眾人,露出友善的笑容,說道:

“各位,打擾到你們了。”

看向驚慌失措的張揚,說道:

“我本來是要喊他出去,冇想到他到了門口,還不願出去。”

“哈哈哈,冇事哈,我親自帶他出去,你們繼續,繼續!”

走向張揚。

他哪裡敢讓葉凡靠近,眼神充滿恐慌,第一時間跑到楊少身邊。

“楊少,救命,救命啊!”

苦苦的哀求,抓住楊少的衣角。

葉凡一步一步走過去,絲毫冇有任何的畏懼,說道:

“張揚,你跑得了初一,跑不了十五,我勸你還是彆在這兒影響到彆人的派對了,這樣對大家都不好。”

現場的人眉頭一皺。

有些人冇見過葉凡,但多少也聽到過他的名字。

畢竟能乾掉林家兩大公子的人,也算是個風雲人物。

原來長這般,倒也有幾分帥氣,但未免太目中無人了。

這裡可是楊少主辦的派對,他卻公然無視,進來抓人。

一個女子走出來,攔在葉凡麵前,眼眸中閃爍著寒光,說道:

“葉凡,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?你就敢隨意抓人。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你是林家人吧?”

長相和林耀北有幾分相似。

“我是什麼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裡不是你能為所欲為的地方。”女孩義正言辭,目光看向被呆住的楚明心,說道:

“你以為楚家能保你?楚明心現在就是個殺人犯……啊……”

啪!

葉凡一巴掌甩過去。

你居然敢說我老婆是殺人犯!

“葉凡……”

楚明心在後麵喊了一聲。

心裡已經開始懊悔了。

不該帶葉凡來這裡,他終究還是忍不住。

衝動是魔鬼。

她注意到楊少的臉色已經越來越嚴肅,事情會鬨大的。

這一巴掌打得所有人都猝不及防。

林家女孩卻笑了,似乎抓到了葉凡的弱點,繼續出言挑釁,道:

“說你老婆是殺人犯,你不爽嗎?”

“哈哈哈,她就是殺人犯,十幾條生命因為她的藥而死,他不是殺人犯是什麼?”

“就算你打我也……啊……”

啪!

又一巴掌甩過去,直接將她打倒在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