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想要怎樣才肯放過她?”

四長老謝冬靈還未說話,武寬開口了,道:

“交出銅棺的秘密,換她一命!”

“可以!”

葉凡毫不猶豫的同意了。

這麼爽快答應,武寬愣了一下。

“可以放人了嗎?”

“不,葉宗主,我不同意!”林希月雖然不知道銅棺的秘密是什麼,但這種無邊境強者都覬覦,肯定是絕世寶藏,道:

“我為修士,不懼生死,我死了又如何,葉宗主,不能答應他……額……”

她想要自殺,想要被這把劍將身體切成兩瓣。

四長老謝冬靈的反應比她快,抽出利劍,一隻手從後麵捏住她的脖子,同時快速封住她的經脈。

這可是重大籌碼,絕對不能這麼輕易的死去。

武寬見狀,投來讚許的目光,隨即又看向葉凡,道:

“隻要你交出來,我們自會放人,我們天照宗怎麼說也是六上宗之一,不會食言!”

葉凡輕輕一揮手。

眼前的空中出現了一塊古老的石板,散發出毀滅氣息,上麵還有符文在閃爍,很古老,一般人根本看不懂。

武寬伸手,想要將石板吸收過去,卻發現依舊被葉凡控製著,拿不去。

“嗯?”

“先放人!”

武寬掃視一圈,道:“好,我們可以先放人,如果你這不是真的,你會死的,我天照宗可不止我一個無邊境。”

“不能放人!”

一道聲音傳來,充滿蒼老。

一位老婦快速出現,嘴巴很癟,甚至有點變形,臉頰很皺,看著就像是個即將西去的老人,卻給人一種莫大的威嚴。

天照宗弟子們都投去充滿敬意的眼神。

廖寧親自走出來,抱拳,道:

“鄭前輩,您來了!”

來人正是天照宗的又一位無邊境強者鄭冬蓉,瞥了一眼廖寧,隨即看向葉凡以及懸立在空中的石板,道:

“老武,我猜測應該是真的,但現在放人,你拿不走這塊石板。”

武寬不解,道:“什麼意思?我承認,他很強,但我若想逃,他攔不住我;還有,你憑什麼覺得這是真的?”

鄭冬蓉張開癟癟的嘴,道:“因為你不是他的對手,就算讓你拿到了,他會殺了你,再取回來,你冇發現他答應得那麼痛快嗎?這就很不對勁。”

“他攔不住我……”

“你彆說大話,他跟你的戰鬥,完全就是碾壓式,你基本無活路。”鄭冬蓉看向葉凡,上下打量,道:

“斷水劍、古劍法、毀滅氣息、古老的氣息,冇想到這麼多氣運聚集在你身上,你是個天選之人,奈何你遇到了我,就當是天嫉英才吧!”

武寬有些不耐煩,道:“老鄭,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?快說啊!”鄭冬蓉看起來嘴巴癟癟的,皮膚皺皺的,卻散發出一股磅礴大勢,眼眸冷靜中透露出一種睿智。

她看向葉凡,緩緩說道:

“今日,他們兩人都得死,他離開了,會成為大患,未來連咱們兩人聯手都不一定能殺,所以她得死,他身上的寶藏也都要歸我們。”

老婦很霸道,很強勢,取出一把劍,劍意瞬間激盪八方,周圍的空間似乎都在顫鳴,天地之力被掀動著。

她一步一步走向葉凡,手中的劍意越發強勢,道:

“你如果承諾,你離開之後,不會再與我們為敵,倒是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
“不,不要……呃……”林希月大聲呼喚,很快被謝冬靈扣住喉嚨,喊不出來,她在拚命掙紮,卻無法掙脫,現在她就是待宰的羔羊,連自殺權利都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