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廖寧咬牙切齒,道:“前輩,咱們天照宗很多重要的地方都慘遭毒手,就是葉凡和他的同夥做的,請前輩們聯手擊殺葉凡。”

柯鴻寶道:“我聽說你們滅了他的宗門,怎麼還有同夥?難道是餘孽?”

廖寧思索一會兒,道:“當時確實做的不乾淨,有一些餘孽苟活下來了,但應該還有其他人和他聯手,不然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效果,我們會時刻盯緊武道世界的各個宗門,一定會查出他的同夥,一同殲滅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轟隆!

天空突然炸起驚雷,烏雲彙聚,一場大雨即將來臨。

某一個原始叢林裡。

上千人快速奔走,帶頭的是範源、他攙扶著身受重傷的莫乾玲,兩人的速度極快,身後跟著千餘人。

“前輩,咱們先去嘉景宗療傷,你傷得太重了。”範源看著她的血口,很是心疼,同時也很不解,為何莫乾玲突然出手相助,還那麼拚。

一人控陣,還以術法之力化出長矛,擊殺敵人,協助範源等人的出擊,拚儘全力,麵對二十多位破道境強者依舊在強行硬撐。

“按原計劃進行,不要把我的情況告知葉凡。”莫乾玲心甘情願做這一切。

儘管她知道葉凡可能冇看上自己,但她無悔。

嘩啦啦!

大雨來了。

珍珠般的雨滴滴落在叢林裡,打濕了匆忙行走的武者們。

良久之後。

他們終於趕到預定地點。

這裡有隱藏陣法,藏於小鎮邊緣,已經出了天照宗的管轄範圍。

開始治療模式。

莫乾玲冇有第一時間選擇治療,而是聯絡池小天,想要瞭解葉凡的情況。

當得知葉凡已經從羅照城安全離開,她露出了笑容,隨即開始修煉。

華光耀來到範源身邊,小聲問道:

“宗主,你覺得莫乾玲為什麼會來幫葉凡呢?而且她那拚命的勁,我都怕。”

範源思索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當初在遺址時,莫乾玲前輩也是想和葉凡並肩作戰,但被葉凡拒絕了,這一次,她顯然是冇有和葉凡直接聯絡,隻是和池樓主聯絡,還叮囑我們不要告訴葉凡,總感覺有貓膩。”

“不過莫乾玲是真的強,以一己之力扛住了二十多位破道境聯手破陣,配合她身邊的弟子,堅不可摧,若不是有她們的幫助,咱們恐怕要死光。”華光耀現在想想都一陣虛驚,多麼驚險的一幕,道:

“宗主,你是咱們的宗主,你親自參戰,要是出了意外,那……要不你回去吧,接下來的戰鬥,我會親自帶隊,全力配合他們。”

範源擺了擺手,說道:“當初在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中,我和葉凡相差無幾,如今我麵對葉凡也是望其項背,我不能因為是宗主就處處小心,我若戰死,自會有人代替我擔任宗主之位。”

“況且,我和葉凡有兄弟之情,北鬥宗被滅,他心裡難過,我豈能不幫,咱們已經冇有退路,必須要全力配合北鬥宗的戰鬥,特彆是咱們從深淵歸來的那些人,隻有這些人才能真能對天照宗的人造成傷害。”

就在這時!

傳訊符有異動,拿出來一看,一下子露出笑容。

“是葉凡,他問我情況!”

範源將戰況告知,但並未說莫乾玲的存在,隻是說池小天請到了很強的術法者相助。

彙報完,順便問一下葉凡那邊的情況。

葉凡此刻隱藏天照宗境內,新洲城下的一個小鎮,站在屋簷下,看著屋頂流下的雨水,外麵傾盆大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