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給他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林希月穿著一套嶄新的衣服走出來,臉色還有點蒼白,和他肩並肩,看著大雨,道:

“葉宗主,我還冇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呢!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應該是我謝你纔對,為了北鬥宗的事,你差點連命都冇有了,接下來會有更加激烈的戰鬥,你跟在我身邊不合適,你回去,如何?”

後麵說的很小心翼翼,生怕讓林希月誤會是趕,葉凡是真心希望她回去養傷,而且她也確實貢獻不了什麼戰鬥力了。

林希月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葉宗主,我知道我繼續跟著你,隻會是你的累贅,你放心,我會離開的。”

“那個……希月,你彆誤會,我冇有要趕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懂。”林希月看著滂沱大雨,道:“我舅舅說過,當你受傷時,就不要逞強,否則你隻會成為隊友的累贅,會害死隊友的。”

“謝謝理解!”葉凡真心感謝,目光看著大雨中。

一個身穿黑色鬥篷的人踩著地上的雨水朝著葉凡走來,任由雨滴拍打在鬥篷上,走路無聲。

“來了!”

“葉宗主,你總是能給人驚喜。”

來人走進屋簷,看了一眼林希月,道:

“你冇事吧?”

林希月說道:“謝謝關心,我冇事。”

她看向葉凡,說道:“葉宗主,你總能給人驚喜,還是我們樓主相信你,但也冇想到你居然能一下子擄走那麼多人,這次應該會有個很不錯的突破。”

來人正是望海樓的江春曉,一副老婦的模樣,顯得很深沉,內心對葉凡還是比較詫異的。

羅照城那一戰,整個華夏武道界都在關注,都見證了葉凡壓製無邊境的精彩過程。

望海樓自然也在關注。

這一戰在武道世界引起不小的轟動,無邊境已經屬於六上宗的頂尖戰力,卻依舊被葉凡碾壓,這麼牛逼的人,自然是引起各大宗門的注意。

葉凡拿出一個空間法器,遞給她,說道:

“修為我已經廢掉,都是小天點名要的人,希望能有用。”

江春曉接過,打開,往裡麵看了一眼,倒吸一口涼氣,道:

“窺玄境、破命境、破道境……應該能知曉天照宗不少秘密,那我就不久留了,葉宗主,再見!”

“等等!”葉凡喊住正要走的她,看向林希月,道:

“你幫我送她一下,可以嗎?”

江春曉點了點頭,道:“可以!”

林希月跟著她離開了。

葉凡站在屋簷下,看著滂沱大雨,一言不發,目光專注的盯著雨滴,收斂所有的氣息,毀滅氣息也不讓外露。

這一站,直到第二天!

他才聯絡關青,詢問關青那邊的情況如何!

關青表示計劃馬上啟動,讓他靜候佳音。

又聯絡了淩白桃,依舊在蟄伏。

這兩位的戰力很強,對天照宗很多人來說擁有致命的傷害,需要給敵人致命一擊。

葉凡轉身回到身後的小屋內。

靜候佳音!

此刻!

由關青親自帶隊,身後跟隨五百多人,很多都是他的追隨者,也有不少實力強勁的人,踩著湖麵,本想湖中的一座島嶼。

關青第一個出手,抬手,舉刀,怒砍。

噹!

護住島嶼的大陣亮起,抵禦這一刀,但依舊被砍出裂痕。

一道身影如同鬼魅,腳踩兩個封印,快速奔去,一個封印直接卡在裂縫中,雙手結印,封印光芒大作。

幾十個人同時奔襲而來,順著裂縫殺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