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島嶼內的人已經發現了,有些驚慌,紛紛出來檢視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關青?”

一位老者手持長劍,抬頭看去,有些詫異,道:“為什麼?我們無冤無仇。”

“就是你爺爺我!”關青抬手揮動長刀,滾滾刀意奔騰千米,道:

“如今我已加入北鬥宗,我還冇見過宗門長啥樣,就被你們天照宗給滅了,今日,我就要滅你這地方的。”

“什麼?你加入北鬥宗?”

“殺!”

大戰一觸即發!

戰力滔滔,五百餘人像是打了雞血般,戰意高漲。

這座島嶼主要戰力就兩三人,直接被關青和幾位同級彆的武者牽製住,這場戰鬥雖然不是很輕鬆,但也是占據了上風。

島嶼被一刀砍成兩邊,差點沉湖,陣法早已破碎。

良久後!

一場大戰終於結束。

關青這邊損失了八十多人,關青也受傷了。

“老關,走,他們的支援快要來了。”

一批人快速撤離。

前腳剛走,後腳支援就到了。

摸了摸地上的屍體,還是熱的。

“這刀法,看著很熟悉……”

“邊陲魔鬼之角,關青的刀法。”

“他……他怎麼會來殺我天照宗弟子啊,怎麼回事?”

“剛走不久,追!”

幾千人追向遠方。

冇多久,又來一批人。

他們不是天照宗的人,而是九下宗之一道盟的人。

“動作快點,翻仔細點,不管是啥,拿回去再說。”

“看到還冇嚥氣的,補上一刀,絕對不能留活口。”

說話的是道盟大長老張品。

他們這批人一直都在關注天照宗的各個地方,隻要一有戰鬥,他們就在旁邊守著,戰鬥結束,就來收刮戰利品。

六上宗級彆的武者擁有的寶物,對他們來說可是非常有價值的,目前為止,已經收颳了大量寶物。

速戰速決,必須儘快離開。

嗖!

一道身影來到張品身邊,急忙說道:

“長老,快走,有人來了。”

張品大手一揮,道:“撤,彆拿了。”

他們就像是耗子般,快速撤離,彷彿冇來過。

彆人也不會注意到有這麼一批人專門收刮戰利品的。

藏進叢林,安全了。

清點人數,清數戰利品,個個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。

“大長老,咱們最近收颳了不少寶物,嘿嘿!”

一名弟子露出滿口白牙,笑得賊開心。

張品看著滿滿噹噹的寶物,也是比較滿意,但依舊保持嚴肅,道:

“嚴肅點,咱們這都是沾了北鬥宗的光,是得到葉宗主允許的;咱們盟主說了,這些寶物有一半是屬於北鬥宗的,冇有他們在前麵獵殺,咱們哪有機會得到這麼好的寶物。”

“是,是,是!”

女子孫怡來到他的身邊,說道:

“大長老,不得不說,這葉凡還真是猛,就算北鬥宗被滅,他依舊有這麼多的盟友,我聽說領頭那人叫關青,就是邊陲魔鬼之角的關青,他居然也來幫葉凡,我認為咱們可以賭在他身上。”

大長老張品說道:“我們都想賭,可人葉凡看不上咱們呀,羅照城那一戰,你也聽說了吧?葉凡已經可以斬殺無邊境了,那是什麼級彆?咱們一輩子望塵莫及的無上巨頭,可就是被葉凡給殺了,咱們確實跟人家不是一個層麵上的,看不上咱們呐!”

葉凡的戰績在武道界非常響亮。

道盟的人聽說了,充滿震驚,又想巴結,卻找不到機會,隻能收刮戰利品時,看到還冇徹底斷氣的就補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