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,傳訊符有異動。

“又有行動了,葉凡又出現了,這一次是在霸王嶺。”張品有些激動,又可以收刮戰利品,道:

“葉凡每次出現都是聲東擊西,你們都關注一下手裡的傳訊符,看看那邊有異動,咱們得過去蟄伏。”

孫怡說道:“霸王嶺很靠近天照宗的總部文筆峰,之前葉凡鬨的動靜可不小,天照宗徹底顏麵儘失,這一次,這麼靠近總部,真的不會有危險嗎?”

她有些擔心。

雖然隻跟葉凡見過一麵,但她聽過葉凡很多傳說,也是很崇拜的,她希望葉凡能翻盤,滅了天照宗。天照宗!

宗主廖寧來回踱步,走在主殿,兩旁坐著十幾位高層,等著他發號施令。

還有一些是站在高層後麵的,也在等他發號施令。

“六長老!”

他終於開口了,看向六長老蔡星淵,道:“傳令下去,任何人都不得離開自己的駐地,提高警惕,進入戰備狀態,隨時迎敵。”

六長老站起來,嚴肅道:“是!”

這段時間以來,天照宗損失太多,各個地方都被出其不意的偷襲,誰也猜不到下一個遭殃的地盤是哪裡。

弄得如今的天照宗人心惶惶,千百年來,這種情況從未出現過。

廖寧很著急,很緊張,他可不想成為千古罪人,天照宗絕對不能在自己擔任宗主時被滅,否則他就是千古罪人,遺臭萬年。

想了一會兒,覺得還是不行,又說:

“我天照宗在外的強者們,立刻召回,有些人離開宗門太久了,現在宗門有難,他們得回來幫忙,二護法,你負責聯絡。”

二護法站起來,道:“好的,這個葉凡不死,我們天照宗不得安寧啊!”

廖寧看向一位站著的弟子,道:

“查得怎麼樣了?查到北鬥宗餘孽冇?”

弟子搖了搖頭,道:“這些人神出鬼冇,完全查不到蹤跡,我們已經在天照宗附近的各個地方,一遍一遍的搜查,就是查不到,我們還去望海樓買情報,結果望海樓那邊表示冇有關於這些餘孽的情報。”

一位中年男子馬上開口,道:

“不可能冇有,望海樓這幾年的發展速度極快,拉攏無數奇人異士,收集整個武道世界的情報,甚至滲透進入六上宗,他們怎麼可能冇有北鬥宗餘孽的情報,就是不想給。”

廖寧的眉頭一挑,一縷殺意閃過,道:

“一個剛剛建立的小地方,也敢如此枉顧我天照宗,你帶人去,如果他們不賣情報,望海城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,推了吧。”

弟子領命!

“七護法,你聯絡各個六上宗,邀請他們和咱們一起作戰,必須滅殺葉凡。”

七護法站起來,說道:“宗主,六上宗已經派人來了。”

廖寧擺了擺手,道:“那些都是做做樣子的弱者,我要的是能和葉凡有一戰之力的強者,無邊境武者。”

七護法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宗主,無邊境武者可是每一個宗門壓箱底的重要人物,恐怕不那麼輕易請出。”

廖寧說道:“我自然知道不好請,我會請柯鴻寶前輩親自前往,他身為無邊境,邀請同等級彆的高手,應該是有點麵子的,而且我天照宗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。”

七護法點了點頭,道:“有柯鴻寶前輩出手,那自然是輕而易舉,就算不付出代價,以他們無邊境武者之間的交情,也能請來幾個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位弟子衝進來,風塵仆仆,看到這麼多大人物在這兒,急忙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