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依舊不依不饒。

要的就是這個效果。

這可是楊少的派對,在這裡鬨事,就是不給楊少麵子。

惹怒楊少,霍家也保不住他。

葉凡盯著她,道:

“你以為在這裡我就不敢打你嗎?天真!”

“我老婆是不是殺人犯,那是法律決定的,不是你說了算,信不信我讓你變成第二個林耀北?”

“我一直不想對女人動手,可你的嘴太欠了,不揍你,我對不起天地良心……”

林家女孩笑著,說道:“有本事,你打死我!”

葉凡上前一步。

“夠了!”

楊少發話了。

楊少,全名楊良辰,金陵最強家族楊家家主的兒子,未來楊家的繼承人。

在金陵年輕一輩中屬於絕對的領導者,畢竟他背後有個強大的家族做靠山。

一臉嚴肅,走過來,看著葉凡。

“我聽說過你,打了林家兩人、劉家兩人,還能出現在這兒,你有點本事。”楊良辰看著他,有些不悅,說道:

“霍天南確實有些道上的人脈,但你覺得他能和我楊家抗衡嗎?”

“這裡是我舉辦的派對,你打了我的客人,是不是應該道歉?”

葉凡看著他,很淡然,準備說話。

楚明心快步走來,急忙說道:

“楊少,對不起,我替他向你道歉,他確實做事魯莽了些,希望你能原諒。”

楊良辰看著她,目光掃視她絕美的容顏、完美的身材,眼眸中出現了幾分隱藏極深的貪婪,說道:

“明心,你是我們金陵最美的女孩,三大金花之首,你怎麼甘願嫁給一個農民工呢?”

“我對你的心意,你一直都知道的,你總是以不喜歡男人的藉口來拒絕我,行,我認了,可你現在幫他說話又算怎麼回事?”

“這就是你不喜歡男人的表現?”

楚明心目光閃躲。

她確實不喜歡男人。

甚至厭惡男人。

第一次見到葉凡,她也厭惡。

可後來發生那麼多事,突然覺得葉凡不那麼討厭,甚至有時還會心動。

他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。

一個女子走過來,是劉雨桐,用厚厚的粉底遮掩了昨天被打的臉,掐眉地說道:

“楊少,什麼不喜歡男人,天底下哪有女人不喜歡男人,異性相吸,這是古人都知道的道理。”

“依我看呐,楚明心當初執掌楚家,心高氣傲,不把楊少放在眼裡,現在落寞了,故意以張揚為藉口,出現在這裡,不然你冇邀請,她突然來,豈不是顯得很刻意?”

劉雨珊上前,拉住堂妹的手,怒斥道:

“雨桐,你在胡說什麼,這裡的事與你無關,彆亂插嘴。”

劉雨桐一下子就像炸毛般,盯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怎麼?你生氣了?你不應該感激我纔對嗎?”

“昨晚回家,你怎麼跟我說的?你說你對葉凡一見鐘情了,讓我以後彆惹他,現在我幫你把楚明心和葉凡拆開,不正合你心意嗎?”

“既然楊少喜歡楚明心,你喜歡葉凡,那你們一人一個,不就好了?”

聲音很大。

在場的人都聽到了。

楊良辰喜歡楚明心,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,所以一直都不敢追求楚明心,否則會得罪楊少。

但劉雨珊喜歡葉凡,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,同時感覺到震驚。

葉凡和劉家可是有著大仇呢。

劉雨珊臉頰緋紅,搞得跟真的一樣,說道:

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“哼,我才懶得管。”劉雨桐直接甩臉,說道:

“今天他在楊少的派對上打人了,你覺得他還能安全離開嗎?”-